-

禿鷲馬上去聯絡。

葉凡檢查北鬥宗的傷員,隻要還有一口氣的,他都要救。

“宗主,救救我爺爺……”徐月婉急忙跑過來。

葉凡來到徐老麵前,傷得很重,幾乎已經死了,當即施展古針法、引來周圍的草木生命力灌入其中。

徐老當初在江南省時,幫助他不少。

徐月婉在一旁,很緊張,也不敢說話,但能感覺到周圍的靈氣很充盈,大量靈氣不斷注入爺爺的身軀。

一會兒,感覺到爺爺的呼吸逐漸恢複、鬆了一口氣。

“趕緊檢查一下,隻要還有一口氣,全部帶上來。”

重傷垂死的,葉凡會出手,其他人葉凡並不打算親自出手相救。

大家開始抬傷員,蕭家子弟也幫忙。

葉凡看著圍觀的其他宗門之人,說道:

“這就是我們北鬥宗的實力,隨時歡迎各位武道中人加入,隻要通過考覈,我們都會接收,統統創造無上宗門!”

很明顯,幾乎所有人都不願意加入。

畢竟北鬥宗得罪了天虛宗,接下來就是一場瘋狂的報複,現在加入無疑是送死。

但就是有不怕死的!

一個女孩走過來了,穿著樸素、臉上還有點臟兮兮的,看起來也就十五六歲的模樣,稚嫩的模樣,清純的眼眸。

她的走出,讓很多人都意外。

來到葉凡的麵前,問道:

“我可以加入嗎?”

葉凡對於第一個勇敢者還是很欣賞的,說道:

“當然可以,不過你要通過考覈,你叫什麼名字?”

女孩看著他,說道:“我叫楊梅麗。”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很好,你先在這裡住下,我親自考覈你,你是第一個主動加入我們北鬥宗的,我很看好你。”

女孩轉頭看向某個人群,很明顯,她之前屬於那個宗門的人,但那個宗門之人似乎並冇有表現出對她的不捨,甚至巴不得她走。

女孩顯然有點傷心,但她回頭,看向葉凡,說道:

“你們這兒能吃飽飯嗎?”

“……”

葉凡突然有點心疼,再看女孩的打扮和模樣,營養不良、頭髮都有些發黃,不過五官挺精緻的。

長開了,會是個美人胚子。

這孩子之前到底經曆了什麼。

“能吃飽!”葉凡看向墨幺,道:“你去給她安排個住處,送一些吃的過去,再給她洗個澡,換身衣服。”

“是!”

葉凡再看向圍觀的眾人,說道:

“七天之內,我北鬥宗必將覆滅天虛宗,不想跟我們沾染上的,請立即離開!”

大家趕緊散開。

這纔看到廖俊逸三人到來。

兩個女孩看起來都是素顏,很明顯,她們已經在抓緊時間趕過來。

“宗主!”王五住在大門,並未離開,喊住葉凡,走過去,說道:

“你想我如何對待她?”

葉凡看向已經不在痛苦哀嚎的褚白梅,說道:

“你自己看著辦,不弄死就行,五叔,你也看了好幾次武者間的戰鬥了,感覺如何?”

王五沉默了一會兒,說道:“殘酷、不過符合生存法則,弱肉強食。”

葉凡拍了拍他的肩膀,轉身走進宗門內部。

高雅溪三人已經在忙碌的救治傷員,忙得滿頭大汗,其他人也都在幫忙,葉凡加入,並且傳授他們古針法。

廖俊逸對古針法的領悟力還不錯,目前醫道修為最高,得心應手,葉凡稍微講解就心領神會。

當所有人都穩定下來,他們終於可以歇一下。

葉凡把幾位宗師、禿鷲、雲興朝、蕭家幾個代表喊過來,楚明月主動跟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