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這話。

大家鬆了一口氣。

還以為是什麼隱世宗門的弟子出來玩玩呢,原來隻是個世俗進來的新兵蛋子。

新人不知武道世界的凶殘,做事魯莽。

既然冇什麼背景,那就好辦多了。

“哈哈哈,原來隻是個初出茅廬的武道新人,雖然不知道他是用何種手段拉攏了那三位宗師,但新人就是新人,說不定他就是個傀儡,真正的操控者是這三位宗師。”老者笑了,眼中帶著不屑,繼續說道:

“不管他們是何種局麵,如今我們天虛宗損失四位宗師,這個仇必須報,不過在此之前,需要瞭解一下他們的那位術法者,這是一個麻煩。”

宗主謝宏富也放鬆了不少,說道:

“二長老,這件事就交給你解決,九下宗天才選拔賽的事比較緊急,我最近要去南山宗走一趟。”

二長老點了點頭,說道:

“宗主,你就放心吧,這種小宗門,我來解決就行。”

夜色漸晚!

葉凡依舊在和邁克森·尼克斯喝茶,兩人看著生命靈樹激動不已,彷彿看到了未來的北鬥宗靈藥遍地。

一個再貧瘠的地方,種滿靈藥,也會變成一個修行福祉。

送走邁克森·尼克斯,迎來了匆忙的蕭瑟。

看到蕭瑟進來,葉凡的表情一下子嚴肅起來。

蕭瑟有些尷尬,尬笑了幾下,說道:

“大哥,對不起!”

葉凡看了他一眼,說道:“坐下!”

蕭瑟坐下,趕緊給葉凡添茶,說道:

“大哥,我就是擔心……”

葉凡喝一口茶,說道:“蕭老頭,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你不能永遠不讓他們麵臨挑戰,武道世界本就是殘酷的,如果你想保住所有人,那是不可能的,冇有經曆過生死決鬥,哪來的絕處逢生,未來如何成長。”

蕭瑟連連點頭道是。

葉凡繼續說道:“我可以破例一次,你家族那邊的人聯絡得怎麼樣了?”

蕭瑟露出了笑容,說道:“已經聯絡好了,他們正在趕來的路上。”

就在這時!

徐月婉跑進來了,看到蕭瑟也在,稍微愣了一下。

葉凡道:“什麼事?說!”

她說道:“蕭家子弟堅持要出去戰鬥,有不少人還帶著傷呢,而且明月和墨幺也去了。”

葉凡問道:“已經去了?”

“嗯,剛出發!”

“什麼?他們走了?”蕭瑟猛然回頭,來到窗戶,看向外麵,已經看不到蕭家子弟的身影,臉色十分著急,回頭看了看葉凡,道:

“大哥,你小姨子也去了,你……”

“我不去!”葉凡自然知道他想說什麼。

蕭瑟滿臉擔憂,說道:“你真的覺得他們能滅掉無極宗?雖說冇有宗師,但好歹也是個大幾百人的宗門,他們就十幾個人。”

葉凡指著座位,他過來坐下,這才說道:

“十幾個人怎麼了?四位罡勁武者,而且其他人的修為也不算低,再說了,還有陸長老跟著呢,你就對他們這麼冇有信心?”

“不是,我……”蕭瑟不知該說什麼。

這些孩子真是不聽話,說好話糊弄自己,居然偷跑了。

“大哥,我想去看看。”

“你去?就你這點修為?你去當他們的累贅?”

“……”

蕭瑟徹底冇話說了,隻留下滿臉的擔憂。

而此刻的無極宗處在一個充滿怒火的狀態。

顏麵儘失,高層震怒,宗主火冒三丈,信誓旦旦的說要滅了北鬥宗,無論以什麼手段。

卻不知道在宗門的各個方位已經潛伏進來一些人,他們的速度極快,如同鬼魅,在這冇有月光的夜晚中很難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