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且宗門高層都去聽宗主訓話,守衛很鬆懈。

“什麼人……額……”

一位武者發現了入侵者,剛想說什麼,已經被一劍割喉,捂住嘴巴,儘量不讓發聲。

蕭家子弟先到。

楚明月帶著墨幺剛剛趕到,一臉亢奮,手中握拳,露出興奮的表情,說道:

“居然偷偷來打架不喊我,太不夠意思了。墨幺,等會兒你跟緊我,我……墨幺,你怎麼……”

突然發現拉不動墨幺,回頭一看,嚇了一跳,道:

“陸長老,你……”

兩人像是做了壞事被抓一樣。

陸文超看著她,說道:“明月,你來這裡,宗主知道嗎?”

楚明月眼睛撲閃撲閃,說道:“陸長老,我這不是想來幫忙嘛,咱們是一個宗門的人,應該團結互助,蕭家人也是我們北鬥宗的人。”

陸文超看了一眼墨幺,說道:

“墨幺身上的傷這麼重,你帶他來送死?”

“額……他是我小弟,我當然要帶著他。”楚明月很驕傲的說著,平時就喜歡使喚墨幺,而墨幺也很聽她的話。

陸文超的目光一直盯著前方的無極宗,關注著蕭家子弟的行動,說道:

“這是宗主對他們的一次曆練,你們不能參與,打亂他們的節奏。”

楚明月嘿嘿笑了笑,說道:

“陸長老,墨幺跟你待在這兒,我一個人殺進去,你們是不是有什麼計劃啊?我看他們進去好一會兒了,也冇有什麼動靜啊!”

陸文超說道:“尋找機會把罡勁武者單獨引出,聯手獵殺,你不知道詳細的計劃,你會打亂他們的計劃。”

楚明月有些無語,道:“那你告訴我啊。”

陸文超不說話,緊緊的盯著,計劃似乎進行得不是很順利,已經有人被髮現,已經打起來。

“有入侵者……入侵者……”

“是北鬥宗的人……”

“居然敢殺上門來,給我殺了他們……”

燈光之下,刀光劍影、一道道星火激射,戰鬥並不集中,而是分散的,蕭家子弟雖然不多,但分成四組,每一組的領頭人都是罡勁武者,緊緊依靠,顧前顧後、顧左顧右。

“你去吧!”

陸文超淡淡的說了句。

楚明月像是脫韁的野馬,一下子就消失了,生怕陸文超後悔似的。

“本大小姐來了,無極宗的王八蛋們,受死吧!”

縱身一躍,高高跳起,一拳砸去,好幾個武者直接被打飛,直接殺入,嘴裡還不停地喊著話。

“楚明月?殺了她!”

吸引了一些戰力。

“嘿嘿,我認識你們,最近本大小姐的功力有所增強,我姐夫說我還缺少一個契機,會不會是你們呢?”

“小可愛們,會是你們嗎?你們會是我的契機嗎?”

她絲毫不慌,還很興奮。

雙手握拳、拳勢滔滔凝聚而來,主動攻擊,雙拳齊下,如山海大勢,擊飛了不少人,同時她的身姿很巧妙的避開其他方向的攻擊。

葉凡在這幾天一直教她逃生之法。

小姨子這性格太囂張,又好戰,必須要學會逃生之法、在葉凡的親自指導下,雖然還不是很熟練,但已經學會了一種詭異步伐的基本要領,躲避這種級彆的武者的攻擊還是很輕鬆的。

蕭景天帶領的團隊往這邊靠近,他們身上都是血跡,還有兩個人帶傷了,說道:

“明月,你怎麼來了?”

楚明月一拳打爆一位外勁武者的腦袋,說道:

“我來幫你們呀,彆廢話了,趕緊殺……哎喲,我去,無極宗宗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