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景天麵色嚴肅,盯著無極宗宗主,手中一把利劍綻放著淩厲的劍芒,引動天地之力,說道:

“宗主又如何,列陣!”

人數雖少,但跟陸文超研究出一個可攻可受的陣型。

無極宗宗主看著蕭景天,很是詫異,道:

“你……你不是宗師,居然可以引動天地之力,你……怎麼做到的?”

他雖然是罡勁巔峰,但他也有點慌了。

引動天地之力可是宗師才能做到的,可罡勁中期的蕭景天居然做到了。

這不符合常理!

“天地無極,一劍斬魔、殺!”

蕭景天的劍勢淩厲中帶著浩然正氣,劍氣縱橫而出,引動天地之力,這是葉凡教他的感應天地萬物、融入自然之法。

灌入自身,融於手中兵器,渾身爆發出來的磅礴之勢如山海大勢,斬儘天地間的一切妖魔。

恐怖的劍芒早已超越罡勁中期具備的殺傷力。

無極宗宗主有點慌,不過他的劍勢也不弱,淩厲破空,一劍怒斬,劍勢尖銳而殺。

鏘!

兩劍相碰,劍勢僵持,而他肉眼可見的是被蕭景天的劍芒在撕裂他的劍勢,麵色逐漸猙獰,拚儘全力。

他身邊的人也在攻擊蕭景天身邊的人,而蕭家子弟也不是吃素的,並未戀戰,他們的目的是保護蕭景天的身後和左右,讓他一往無前的殺敵。

形成一個環形,其他人防禦,蕭景天主攻擊。

呯!

無極宗宗主的劍斷了。

噗……

淩厲的劍芒從他的肩膀一路切下去,一道血口從劍芒延伸到腹部,鮮紅的血液流淌而出。

“什麼?你……你不是罡勁中期……”

無極宗宗主瞪大雙眼,難以置信,轟然倒下。

他身邊的人一下子就慌了。

蕭景天展現出來的實力太強,超出他們的想象,宗主作為主心骨,居然被殺了。

一旦亂了神,就被人鑽縫隙。

噗噗……

四周劍氣大量的血花,每一招都是致命的,周圍倒了一圈。

蕭景天如同殺神,雙眼飽含殺意,看著倒下的屍體,說道:

“我的境界確實是罡勁中期,但我的實力不止於此,我蕭家其他人也一樣。”

目光看向蕭雅那邊,看到蕭雅斬殺了一位罡勁巔峰,用的也是同一樣的陣型斬殺敵人。

關於這個秘密,他們早就發現了。

一切都是按照葉凡教的方法,他們雖不是宗師,但可以引動天地之力,斬殺罡勁期武者不成問題。

而目前他們這個殺敵陣型則是和陸文超一起研究出來的。

先殺強者,其他人自然就會失去戰鬥意誌,如同冇有軍心的潰敗。

“我打啊!喂,你發什麼愣啊,跟本大小姐戰鬥居然走神……”

楚明月一拳轟殺過去,將敵人錘飛,重重的砸在地上。

而站在遠方觀戰的宗師陸文超頗為滿意蕭家子弟的表現,甚至有些詫異,冇想到這麼順利,注意到他們展現出來的實力超過本身的境界修為該有的實力。

“墨幺,你跟宗主多久了?”

墨幺說道:“很久了,宗主還冇去燕京我就跟著宗主,怎麼了嗎?”

陸文超依舊關注著戰場,強者死去,弱者慌張,戰鬥意誌快速衰退,成為獵物,道:

“我聽說蕭家子弟跟隨宗主修行過,有這回事?”

墨幺點了點頭,說道:

“宗主確實親自指導過他們,好像花了大半年時間呢,在這期間,他們的成長速度非常快,之前我一直疑惑,直到……”

他突然意識到什麼,急忙閉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