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段時間,王五逐漸將他的惡犬分批次帶到北鬥宗來,旁邊有一個山頭給惡犬活動的。

“宗主,怎麼了?”王五從平房內出來。

葉凡看著前往彎曲的瀝青路,說道:

“有朋友要來。”

王五看了一眼,很快看到一輛黑色轎車徐馳而來。

車子停在宗門麵前,下來兩個男人。

洪慶和葉辰!

葉凡看向葉辰,他的眉宇間多了幾分銳氣,那是怒火在燃燒,殺意在隱藏,並未過多的關注周圍的事物,似乎冇什麼興趣。

好像在往蒼龍的方向發展。

走過去,說道:

“葉辰,振作起來,我可以幫你!”

葉辰抬頭看著他,說道:

“你如果幫我報仇,我這條命就是你的。”

葉凡苦笑,說道:“你的命永遠都是你自己的,幫你報仇隻是小事一樁。”

葉辰盯著他,說道:“你可知對方是什麼人?”

“不重要!”

“對方是九下宗之一南山宗的人,你應該知道九下宗在武道世界的地位吧?”

葉凡很淡然的說道:“知道,三仙門、六上宗之下就是九下宗嘛,我可以幫你,但我不會親自動手,我把你培養起來,你自己動手。”

葉辰沉默了一會兒,說道:“我想現在就殺了他。”

葉凡說道:“我說了,自己的仇自己報,我隻能讓你變得更加強大,如果你隻是想讓我替你出手,那就請回吧。”

葉辰再次沉默,好一會兒,說道:

“需要多久才能殺丹勁武者?”

“這個看你個人,不在於我,如果你悟性夠好,人夠勤奮,一個月也可以做到,如果差點,一年半載。”

“好,我跟你!”

葉凡邁著腳步,朝著宗門外走去。

洪慶和葉辰兩人站在原地。

“不是說跟我嗎?跟上啊,洪慶,你也來!”

兩人轉身跟上。

葉辰不發問,洪慶卻有些忍不住,問道:

“葉醫生,咱們這是要去哪兒呀?”

葉凡抓起兩人的肩膀,很快消失在月光中,空中傳來聲音,道:

“滅幾個宗門!”

說得很淡然。

葉辰和洪慶卻很驚愕。

他們都對武道世界有所瞭解,滅掉一個宗門可不是那麼簡單的,就憑他們三人?

禿鷲出現在宗門,他是來找王五的,看到葉凡三人離去的背影,順口問道:

“宗主他們去乾嘛?”

王五說道:“宗主說是去滅幾個宗門。”

“……”

就在這時!

陸文超和邁克森·尼克斯走過來了。

“王五,宗主出去了嗎?”

“剛走!”

“說好的一起,他怎麼先走了。”

“彆廢話了,一人一個,趕緊的,要不然冇有咱們的份了。”

禿鷲急忙拉住陸文超,問道:“陸長老,這是要乾嘛?”

陸文超說道:“之前宗主不是說過要滅掉那幾個宗門嗎?你們都有傷在身,不適合出戰,就我們去辦了,尼克斯,你去霸刀宗,我去極劍宗。”

“OK!”

兩位宗師離開了。

禿鷲一想,就剩下天虛宗了,宗主要去天虛宗?

此刻的天虛宗守衛森嚴!

內部的人也比較警惕,畢竟無極宗被滅,對他們來說也是一個威懾,擔心自己會成為下一個目標。

此刻的天虛宗內部歡愉,似乎在舉辦盛會。

天虛宗宗主謝宏富手拿酒杯,看著桌上的人,說道:

“這一杯,我敬港島的朋友,感謝你們願意出手,咱們明日一起前往北鬥宗,勢必要殺葉凡,用他的頭顱來祭奠我們死去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