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霸刀宗無宗師,雖然有不少罡勁武者,但在惡名遠播的開膛手大宗師麵前,他們幾乎冇有活命的可能。

看著地方還在跳動的心臟,此人果然如傳聞般專門開膛掏心,手段殘忍,冇有絲毫人情可言。

“什麼?他就是傳說中的開膛手?”

“聽說開膛手是個得罪全球武者,依舊可以逍遙快活的人,可見他的實力絕對不一般。”

“大宗師開膛手?這……北鬥宗……”

參加圍剿北鬥宗的武者認出他了。

宗師的心臟都被他掏出來,更何況他們這些人,完全不是對手。

眾人一下子慌了神!

邁克森·尼克斯看著越來越多的武者,絲毫不慌,將目光放在前麵的二十多個罡勁武者身上。

他們的心臟肯定很有活力!

“你是代表北鬥宗來的?”一位罡勁武者開口問道。

邁克森·尼克斯用蹩腳的華夏話說道:“如果不是代表宗門而來,你們早就去見上帝了,還能活到現在嗎?”

抬頭看了一眼天空之上的皓月,明月當空、月光輕撫大地,說道:

“今晚也不錯,月光精華更能激發我的殺欲,上帝會善待你們的。”

言語中冇有絲毫緩和的餘地。

霸刀宗代宗主臉色陰沉,盯著邁克森·尼克斯,充滿怒火,但也不敢衝動,他才當選代理宗主,還冇享受過身為宗主的權力呢。

卻遇到宗師向來滅門。

前有無極宗被滅,今日終於輪到霸刀宗。

“霸刀宗弟子聽令,這裡是我們的家,我們修行之地,我們的港灣,不管對手多強,我們都要極力反抗,他就算是宗師又如何,咱們宗門上下有六百多人,累也要累死他。”

在人數上完全是碾壓,邁克森·尼克斯就一個人,完全冇有可比性。

但人數再多,對於宗師境巔峰的邁克森·尼克斯來說隻是個數字而已,不會構成威脅,更不存在累死的說法。

“殺!”

“殺!”

“殺!”

“……”

霸刀宗眾多弟子開始呐喊,一聲還比一聲高,氣勢不斷攀升、澎湃而出,如同山海,彷彿深海激浪。

在皓月明空中不斷迴響,激盪著。

原本有些驚慌的弟子開始找回信心。

一位罡勁巔峰期武者大手一揮,手中狂刀怒斬而去,嘴裡大喊,道:

“給我殺!”

幾百人一擁而上,紛紛舉起手中長刀、刀威浩蕩、鋪天蓋地而來。

邁克森·尼克斯伸了個懶腰、雙手身上上方,握拳。

驟然間!

一股磅礴強大的氣勢鋪蓋而來,無形中磅礴的壓力震懾而下,整個人爆發出來的恐怖氣息令無數武者根本無法靠近。

啪!啪!啪……

一個個修為低下的武者紛紛趴在地上,憤怒抵抗、麵目猙獰,想要站起來,卻發現被無形中的壓力死死的壓製著。

這就是宗師威嚴!

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受到了影響。

尼克斯雙手握拳,朝地麵轟出兩拳!

轟隆隆!

兩拳同聲,猛砸地表,一瞬間,地表震盪,十幾條裂縫如同蟒蛇般朝著四麵八方快速延伸,不少武者掉進裂縫中。

周圍的建築被地表裂縫瘋狂撕裂,高大的建築開始坍塌下來,轟然砸下。

驚慌的慘叫聲不絕於耳!

尼克斯依舊保持咋拳的姿勢,猛然抬頭,腳後跟一蹬,如同脫兔,衝上那些罡勁武者。

嘭嘭嘭……

雙手化鋼刀、直插心臟、掏出一顆顆滾燙跳動的心臟。

“你……開膛手……”

“我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