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洪慶,你僅差一步就正是踏入修道一途,這場戰鬥中,你注意感受周圍的一切變化,看有冇有屬於你的契機,抓緊時間突破。”

洪慶和葉辰兩人感受到葉凡強大而磅礴的氣勢,麵色凝重,葉辰更是充滿震撼。

葉凡此刻給他的感覺是比之前更強,周圍的劍氣狂風激盪,肆意狂暴,充滿殺意,這纔是一個真正強者擁有的氣勢。

葉凡抬手,一道劍芒沖天而起,直指天空之上的明月,劍氣更加狂暴、殺意更濃,瀰漫在空中。

站在原地,眼眸如刀,一劍怒斬,冇有多餘的姿勢,看似平平無奇的一斬,無儘的劍氣伴隨著劍芒肆意梨地,地表上的石頭都被劍氣割出一條條縫隙。

強勢的劍芒更是充滿淩厲的殺機,奔襲而去,一往無前,彷彿要撕裂前方的一切,一條巨大的裂縫如同巨蟒狂蛇,瘋狂吞噬。

站在宗門的天虛宗眾人麵色凝重,手中利器早已爆發出強盛的殺芒,一股股強勢的刀威劍勢如同山海般雄厚,不斷累加。

但冇有一個人殺出去。

他們就是要把葉凡引進宗門,利用護宗大陣壓製葉凡,進而斬殺。

看著殺來的強勢劍芒,冇有退縮,眾人以自身刀威劍勢鑄成一道堅不可摧的厚牆,欲要擋住。

“好強的劍勢,擋住!”

宗主發話,冇有一個人保留餘力。

轟隆隆……

恢宏的宗門被劍芒斬開,倒塌下來。

劍芒依舊強大,奔襲而來。

鏘鏘鏘……

劍芒衝擊他們鑄成的後牆,激散出大量星火,不斷閃爍。

呯!

刀威劍勢出現了裂縫。

強勢劍芒趁勢而入,瞬間擊潰這道厚牆,無數的慘叫傳來,眾人被擊飛,不少人口吐鮮血,難以置信的重重砸在地上。

宗師境武者和餘美茜這是退後幾步,不過麵色極為凝重,冇想到這一劍會這麼強。

他們都知道葉凡的第一件肯定隻是試探,更強的還在後麵。

“退後!”

謝宏富急忙喊話,退後五十米。

不能讓葉凡繼續在外麵,必須引進來。

冇有陣法的壓製,他們會損失巨大。

眾人紛紛退後,看著宗門被毀、前麵的路也被撕裂,深深的一條鴻溝止於他們之前所站的位置。

“葉凡,你很強,但想要殺我們,還不夠!”

謝宏富喊話,刺激他。

葉凡站在外麵,他能夠感覺到剛纔有陣法起了作用,微微抬頭,看到天虛宗的上空有陣法符文在跳動。

“護宗大陣,這手法應該是天師府的。”

葉辰也抬頭看去,什麼都冇看到。

洪慶也看過去,雖然看不到跳動的符文,但能夠感覺到整個宗門被一層什麼東西包裹著,保護著。

葉凡手持陰陽尺,緩緩升空,一道劍芒正在逐漸形成,升騰到三十米左右的高度,看向前方。

輕閉雙眼、舉起陰陽尺,更急強勢的劍芒噴湧而出,衝向天際,周圍的劍氣更加肆虐,不斷切割空氣。

劍芒直奔天空,欲要和皓月爭輝,劍意澎湃,冷峻的殺意蕭瑟在這月光之下。

“他要乾嘛?”

一位武者不明所以。

天虛宗所有弟子都看著他,感受到強勢的劍意壓製,不過大多數都被護宗大陣擋住,但依舊可以感受到劍意的碾壓。

而他這一道劍芒的強度比之前強太多。

一位宗師說道:“難道他要強行破陣?這人也太狂了吧。”

“強行破陣?這是破陣方法中最愚蠢的,難度最大,最費力不討好的,陣法的陣眼互相牽製,牢不可固,除非他的攻擊性非常強,我們的護宗大陣可是天師府的術法者佈置的,具有被動防禦的功能,現在更是有港島術法者掌控,他要以這種方式破陣,簡直是異想天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