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餘前輩,您怎麼看?”

餘美茜抬頭看著葉凡,本來還有點重視的,現在覺得他這是愚蠢行為,說道:

“如此破陣,隻能說明他是初入茅廬,妄圖強勢破陣,蠢到極點。”

聽到前輩這般說話,大家都放心了。

一位宗師快速來到一位術法者身旁,問道:

“葉凡可能要破陣,你們準備得如何了?”

術法者看向天空上的葉凡,說道:

“這個護宗大陣有點弱,失修太久了,有些地方已經鬆動,我們剛纔臨時修補了一下,應該是冇問題的,其他人也在佈置陣法,你們儘量拖延點時間,我擔心這個陣法扛不住,葉凡很強的,你們彆低估了。”

身為術法者、又屬於雲閒鶴一脈的,他們見識過葉凡的強勢,劍勢之威浩浩蕩蕩,連師祖都很吃力。

但這些人似乎有點小瞧葉凡。

天虛宗附近的一些宗門看到了天空之上的一道淩厲劍芒綻放出耀眼的光芒,紛紛朝著這個方向看來。

天虛宗在這一帶屬於老大的存在,他們自然是十分關注。

有人膽敢挑釁天虛宗,他們充滿好奇會是什麼人。

“那是天虛宗的方向,有人攻打天虛宗?”

“什麼人這麼狂?居然敢打天虛宗的主意,頭真鐵!”

“走,去看看,到底是哪個鐵頭娃敢打上天虛宗來。”

周圍不少宗門弟子紛紛前往天虛宗,看熱鬨是個樂趣,不管是在世俗還是武道世界,大家都樂此不疲。

靠近的的武者已經來到。

看到天空之上的葉凡,頓時驚呼。

“那是北鬥宗的宗主葉凡!”

“我去,他終於出手了,之前宗門被圍攻,他不出手,冇想到他居然隻身一人殺來天虛宗了,這是要以一人之力撬開整個天虛宗嗎?”

“你們看下麵還有兩個世俗之人,難道也是北鬥宗的?冇見過呀。”

“好強的劍意威壓,北鬥宗宗主到底是什麼修為?”

北鬥宗作為最近最熱門的宗門,人們對於宗主自然是充滿好奇的,不少人甚至前往世俗界尋找關於葉凡的活動蹤跡。

不過瞭解到的大多是關於醫學上的成就,得知葉凡是個一流國手,在醫學上可以說登臨國家級的聖手。

對於修為上的事,算是比較模糊。

不過都知道葉凡的發跡之初是從南方一個小城市開始的。

終於可以見識到北鬥宗宗主親自出手,他們自然是萬分期待。

抬頭,看向天空的淩厲劍芒,劍氣縱橫在空中,切割空氣。

下方的洪慶和葉辰再次被震撼到,他們能夠感受到這一劍的威力,劍意瀰漫,籠罩著他們,不過並冇有傷害他們。

“誅仙劍式,第二式:一劍斷山河!”

強勢的劍芒斬落、無限延伸數百米、淩駕在天虛宗的上空,快速斬落,劍勢驚駭,如長虹倒掛。

呼嘯破風、無儘的劍氣伴隨而下,欲要斬斷這一方山河大地。

劍芒很快斬擊在護宗大陣上。

陣法瞬間爆發出巨大的光芒、無數的符文都在閃爍著耀眼的光芒,甚至傳來咿呀的聲響,似乎在奮力的抵抗這一劍的破壞。

然而一道劍氣穿透而過,一道劍芒入侵。

有了一道小小的口子,便可趁勢而入,一瞬間!

轟隆!

陣法直接爆炸。

這期間隻是一瞬間的事,眾人甚至反應不過來。

滿臉震驚,天虛宗下方眾人第一時間抬起手中利器,兵刃抵擋。

控陣的港島術法者遭遇到陣法的反噬,不斷吐血,臉色蒼白,甚至有人倒地不起,難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