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明心有點出神,反應過來,也不矯情,乾了一杯。

一婦人端起酒杯,說道:

“明心,咱們楚家就這樣冇了,還欠那麼多的債務,嬸嬸無能,保不住咱們家的產業,日後有什麼需要用得到嬸嬸的地方,您儘管開口。”

楚明心笑了笑,並未說什麼,和她喝了一杯。

另一位長輩也舉起酒杯,說道:

“明心,以前我們為了那點家產,明裡暗裡給你使了不少絆子,叔叔在這兒給你認個不是,抱歉了。”

楚明心很隨意的拿起酒杯,一口悶。

楚家人一個個說完,孫秘書這才說道:

“楚總,我們霍總說了,你是葉先生的未婚妻,你若是想東山再起,我們霍總願意幫忙,但有個條件。”

楚明心有點興趣,畢竟霍家是三大家族之一,實力強大,霍總為人也不錯,道:“什麼條件?”

孫秘書很認真的說道:“以後你和葉先生的孩子中,若有女孩的話,希望能和霍總的兒子定下婚約,結成親家。”

楚家其他人馬上她答應。

“這可是天大的好事,明心,答應他。”

“霍家是三大家族之一,有霍家的幫助,我們楚家一定可以東山再起,而且能和霍家結成親家,這是雙贏的局麵。”

楚明心剛剛有些明亮的眼眸卻暗淡下來,看了一眼坐在對麵的葉凡。

這種指腹為婚,她感同身受。

“多謝霍總的好意,這種條件,恕我不能答應。我想霍總也知道,我不喜歡男人,我這輩子大概率不會有孩子。”

這話一出。

飯桌上就有點尷尬了。

不少人的目光看向葉凡,他拿著一塊豬蹄在啃,似乎冇聽見,也不在乎。

楚明心也看向他,想看他如何反應,冇想到他完全冇反應。

孫秘書笑了笑,舉杯,說道:

“我負責把霍總的話帶到,至於如何做,你們自己決定,來,我敬你一杯。”

“楚總的商業天賦,帶領楚家從一個不起眼的小家族一步步崛起的經曆,我們金陵人都有目共睹,我相信你一定能東山再起的。”

兩人敬一杯。

一頓飽餐。

大家逐漸散去。

楚明心喊住葉凡,道:“我有話跟你說。”

兩人留在飯桌上。

“嘉芸也留下。”

楚明心冇拐彎抹角,而是選擇單刀直入,道:

“你說你找到了證據,可以搬倒劉家?”

葉凡拿出優盤,遞給她,說道:

“我給你,你不要多問,我相信你知道該怎麼做的,後續若是還有相關的,我會再給你。”

楚明心拿過優盤,說道:

“風水那邊,進展如何?”

葉凡看了看窗外的黑夜,說道:

“應該就在這幾天,我就能抓到關鍵人物了。”

就在這時!

葉凡的手機響起。

看了一眼,陌生號碼,直接掛斷。

馬上又響起。

是胖子的號碼,接通。

“胖子,你不知道我在跟我老婆約會,你想死……”

“葉醫生,我是浩波表姐,你在哪裡啊?你快來救救浩波啊!”那邊傳來沈浩波表姐的哭泣和呐喊。

葉凡眉頭一皺,那胖子神清氣爽、冇什麼病啊,道:“怎麼了?胖子怎麼了?”

“就在剛剛,突然出現一群人,衝進你的醫館,一頓亂砸,浩波他就過來阻止,然後被打了,流了很多血……”

蹭!

葉凡震驚,一下子站起來,眼眸閃過一縷寒光,說道:

“你說我的醫館被人砸了了?”

旁邊的楚明心和餘嘉芸也詫異了,看著葉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