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劍,葉凡並未用全力,他要試探餘美茜的實力底線,用力八成功力。

餘美茜感覺到一股莫大的威壓,麵色凝重,手中利劍爆發出極為強勢的劍勢,手中利劍揮舞,化出一定的弧度,留下道道殘影綽綽。

劍勢剛硬,一劍怒斬而去。

這一劍,她使出全力斬去,而本人更是衝過去。

一旦破了葉凡的劍勢,她要乘勝追擊,快速擊敗葉凡。

兩道恐怖的劍芒斬殺雙向奔襲。

鏘!

隻有一聲響,爆發出來的聲音確實震耳欲聾的,激盪出來的氣浪恢宏磅礴,不斷澎湃而起。

圍觀的人再次退後,滿臉震驚。

這就是陸地神仙級彆的戰鬥規模嗎?

“什麼?”

餘美茜震驚了,麵色驚恐,難以置信。

她的劍芒居然被破了,計劃落空,被反向襲殺,葉凡的劍芒斬碎了自己的劍芒,還朝著她殺來。

而她更是跟著自己的劍芒殺過去,相當於送上門,距離太近,留給她反應的時間大大不足。

不過她也不是吃素的。

手中利劍橫在身前,瞬間爆發出的磅礴大勢擋住。

鏘鏘鏘……

她擋住了,但依舊被這一道恐怖的劍芒瘋狂抨擊,不斷後退,往後滑行幾十米。

跺腳跳起,躲開這一道劍芒。

劍芒依舊往前方殺去,最終殺入一片廢墟,巨石被粉碎,傳來各種嘈雜聲。

所有人都驚呆了。

天虛宗眾人難以置信的看著剛剛落下的餘美茜。

“這……餘前輩的劍芒被斬碎了?這……”

“彆擔心,餘前輩肯定是保留實力了,她可是陸地神仙的超級強者,葉凡全力一擊,能做到這個程度已經算是不錯了。”

他們自問擋不住餘美茜剛纔那一劍,但葉凡不但擋住,還擊碎了,可他們堅信葉凡是全力一擊,餘美茜是保留實力。

在他們心中,餘美茜就是不可戰勝的絕世強者。

殊不知餘美茜內心的震撼完全不亞於他們,站在一塊破碎的牆壁上,看著葉凡,說道:

“你……你到底是不是宗師境?你的修為怎麼漂浮不定!”

她雖然是入道境,但並不能看清葉凡的真實修為,他認為這是因為葉凡修煉了某種隱藏氣息的秘法導致。

她想要窺探葉凡的真實修為,但總是覺得葉凡展現出來的實力,忽高忽低,漂浮不定,難以判定。

葉凡看著她,很淡然。

大致知道她的實力底線了,該結束戰鬥了,說道:

“境界真的有那麼重要嗎?如果你有絕對的信心,你就不應該這麼問,實力代表一切,境界不過是一個界定實力的標準而已,有些標準對於有些人是不管用的,或者說是不準確的。”

“彆忘了我們的賭約,你這個人,我要了!”

話畢!

一道更加恐怖的劍芒出現了。

依舊是‘一劍斷山河’,不過明顯比之前更加強大,劍勢更盛。

這一劍!

葉凡不打算保留實力,一劍之下,便冇有任何懸念。

邁克森·尼克斯和陸文超的戰鬥估計已經結束了,自己也不能浪費太多的時間呀。

這一道劍芒出現!

餘美茜再次被震驚,驚愕道:

“這……剛纔還不是全力?這……這傢夥到底是多強啊……”

不管那麼多了。

抬劍、起勢、揮動劍身、劍氣越發密集、瘋狂的吸收周圍的天地之力、攪動周圍空間、劍勢磅礴。

劍芒爆發而出、一道道劍影殘芒環顧四周,似乎形成了一個剛正不阿的劍芒陣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