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依舊在流動,隨著她的劍芒而動,隨著她的心意而動。

“終南九劍,劍道極儘,天地奧義、融會貫通、以我靈魂之力,斬除妖邪,殺!”

所有的殘留劍芒瞬間凝聚、融為一體,劍芒變得巨大、磅礴、淩厲、有一股橫推萬裡的大勢縱橫而出。

這一道巨大的劍芒所過之處,所有的一切皆被摧毀,巨樹粉碎、巨石炸裂、所向披靡的絕對無敵之姿橫推所有。

這纔是她的實力極限。

已經燃燒了少量的靈魂之力。

葉凡很淡定,揮劍斬來。

一道劍芒風馳而來,疾速如雷電、劍勢如長虹倒掛,一往無前、那種斬斷山河大勢的穿透力迎接上去。

葉凡本尊也追隨而去。

他要結束戰鬥。

鏘鏘鏘……

無儘星火激射四方、兩道恐怖的劍芒激烈碰撞,冇有絲毫的停滯,巨大的劍芒直接被破開。

葉凡的身影穿過對方破碎的劍勢直逼餘美茜的跟前。

嗡!

手中陰陽尺距離餘美茜的眉心隻有一毫米的距離,停下了。

而她身後的諸多巨石紛紛粉碎,化作粉末,漫天飛舞,她的頭髮也被吹起狂亂飄蕩、臉上的肌肉雖然有些扭動,但並未受到任何的傷害。

她已經麵色慘白、毫無血色。

那種死亡的危機感蔓延全身,渾身僵硬得無法動彈,一動也不敢動。

彷彿在這一刻,她的靈魂丟失、魂不附體,冇有了靈魂。

周圍一片死寂,冇有一個人發出聲音,隻有巨石滾落的巨響和樹枝被折斷的聲響。

簡直太可怕了。

所有人的表情非常一致,瞪大雙眼、嘴巴微張,難以置信,不可思議,盯著葉凡和餘美茜。

“你輸了!”

葉凡很淡定,一切儘在掌握中。

餘美茜恢複了思考能力,看著葉凡平靜的表情,她的心裡隻有一個念頭:這人就是魔鬼般的存在。

眾人也終於緩過神來。

一時間,議論聲四起。

“南山宗的強者輸了?這……怎麼會這樣?”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一定是我眼花了,那可是南山宗的陸地神仙。”

“北鬥宗宗主居然力壓陸地神仙,怪不得敢一個人前來挑釁天虛宗,完全就不把天虛宗放在眼裡嘛。”

“天虛宗?就目前北鬥宗宗主展現的實力來看,天虛宗根本就不配當他的對手。”

“……”

不管願不願意承認,事實擺在眼前,葉凡展現出來的超強實力碾壓了入道境的餘美茜,註定會被廣泛傳播。

餘美茜緩過神來,如同泄氣的氣球,說道:

“如果我願賭不服輸,你會怎麼辦?”

葉凡退後一步,邪魅一笑,道:

“你會馬上死!”

一劍鎮殺,震驚四座!

強如餘美茜這樣的陸地神仙都不是對手。

她內心極為震撼和不服,想要耍賴,但想到之前自己讓眾人作證,以及葉凡此刻邪魅的笑容。

葉凡真能殺她,道:“難道你不怕南山宗為了追回我派人來滅了你的北鬥宗嗎?”

葉凡淡然一笑,說道: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有什麼好怕的。”

餘美茜露出一絲笑容,似乎帶著冷笑,說道:

“既然你不怕,我可以去你北鬥宗暫住,你能在南山宗的報複中活下來,我正式加入你北鬥宗。”

“一言為定!”葉凡嘴角一揚。

收編成功!

南山宗而已,那隻是他的墊腳石,並不是阻礙,更不會成為不可逾越的山峰。

轉身,看向天虛宗的眾多武者們。

天虛宗的武者們都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