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中陰陽尺迸發出淩厲的劍芒,周圍的劍氣開始縱橫起來,無窮的劍意無時無刻不在蔓延,鋪蓋四周。

謝宏富看著站在葉凡是身後的眾多武者,咬牙切齒,不過也能理解他們的選擇,說道:

“葉凡,你很強,但我們不願意歸順,就算註定死亡,我們也要和你一戰。”

葉凡將陰陽尺一分為二,握在左右手,更加強盛的氣勢攀升,無形中的震懾力籠罩四周,眼眸如刀的盯著前方諸人。

掠殺即將開始!

謝宏富看向身邊一位罡勁武者,說道:

“快,去把港島術法者找來,利用陣法壓製,咱們還有一絲機會,我會用生命給他們爭取時間。”

這位罡勁武者說道:“宗主,剛剛我去找過了,他們都不見了,說是護宗大陣被破的那一刻,他們就已經逃了。”

“什麼?這些貪生怕死之徒……”謝宏富忍不住罵了一句。

冇有陣法的加持,他們必死無疑。

但依舊不願意放棄,抬起手中利劍,爆發出渾身勁氣,劍勢炸裂,恐怖的氣勢震懾四方,直接燃燒靈魂之力。

麵對這樣的強敵,不僅要拚儘全力,更要燃燒靈魂之力,透支實力。

其他人也紛紛舉起手中利器。

殺勢磅礴如山海,數百人的殺勢連成一片,周圍的空氣都被扭曲。

“給我殺!”

宗主謝宏富第一個殺過去,燃燒著靈魂之力,一道劍芒以極為恐怖的姿勢奔襲,直指葉凡。

身後跟隨無數人。

葉凡嘴角一揚,眼眸冷漠,盯著衝在最前方的宗師們。

嗖!

身影消失,化作一道黑影在月光下衝向人群,兩道淩厲的劍芒爆發出來的劍勢瘋狂碾壓。

劍芒襲殺、所向披靡、遇到強勢的劍勢,直接破開,斬碎謝宏富的劍芒,陰尺在他的脖子劃過,一旦血痕出現,大量的鮮血狂飆。

他都捕捉不到葉凡的身影。

不僅僅是他,其他幾位宗師也一樣,難以置信的看著黑影,卻完全不知其真身,一道殺芒斬破自己的劍勢,順勢掠過自己的脖子。

腦袋拋空之上,脖子噴出的鮮血高達二十多米高。

這完全不是雙方激戰,更像是單方麵的屠殺,狼入羊群的瘋狂掠殺。

黑影入人群,如惡狼入羊群,瘋狂獵殺,冇有絲毫留情。

一具具屍體橫飛,一朵朵嬌豔的血花綻放,一顆顆頭顱飛向天空,一條條血柱噴向天空,無數的殘肢斷臂四處灑落、空氣中瀰漫著濃鬱刺鼻的血腥味。

當葉凡停下來時,已經渾身是血,都是敵人的鮮血。

當葉凡回頭看,身後已是屍橫遍野,冇有一人是站著的。

選擇加入北鬥宗的武者們看到這一幕,內心發怵,如果不加入北鬥宗,這就是他們的下場。

看著唯一站在屍體堆裡的葉凡的背影——這是個狠人!

不僅是他們內心發怵,遠方圍觀的人也都震撼無比。

“強的一塌糊塗……”

“宗師都冇有還手之力,怪不得之前北鬥宗被圍攻,他都冇有出手,那些宗師根本就不配讓他動手。”

“我開始認為加入北鬥宗是個不錯的選擇,我也想加入了,不知道他們看不看得上。”

“我想好了,回去之後,我脫離現在的宗門,加入北鬥宗。”

“道友,彆衝動,葉凡收編了餘美茜,必定會遭到南山宗的報複,你是要去送死嗎?”

“我輩武者,自當為追求更強而戰,呆在現在的小宗門永遠隻能是武道世界的配角,就算是戰死,也比窩囊死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