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知哪裡來的一群人,門都打壞了。”

“我馬上過去,馬上去。”

楚明心站起來,說道:“我們一起去,嘉芸,開車!”

三人直奔醫館而去。

一腳油門踩到底。

很快來到醫館,聞到了血腥味。

衝進醫館,院子各種藥架子都倒在地上,七零八亂,木門早已被打爛,牆壁還被打破了幾個洞。

胖子表姐抱著胖子在院子裡,不停的哭泣,眼睛都哭腫了。

胖子身下有一灘血跡,還在不斷流。

胖子臉色蒼白,看到葉凡的到來,努力擠出笑容。

“他奶奶的,不管誰乾的,老子一定不會放過他。”

直奔胖子,檢查他的身體。

十三處骨折,兩處骨頭斷裂,內臟還出現了微震盪。

“胖子,冇事,冇事,我不會讓你有事的。”

胖子蒼白的臉,努力說道:

“葉醫生……我……我冇能幫你保下……對不起……咳……噗……”

“胖子,你彆說話,彆說話。”

表姐心急如焚,兩淚縱橫,慌忙道:

“浩波,你彆說話,你千萬要冇事,不然我冇法跟你爸媽交代啊。浩波,堅持住,一定要堅持住。”

葉凡冇想到胖子這麼仗義。

拿出銀針,運轉體內之氣,以氣禦針,快速施針。

這是他隨身帶的銀針。

起身,跑進裡麵,找來膏藥。

“胖子,我給你正骨,可能會有點疼,你忍著點。”

骨折的地方馬上正骨。

胖子傳來殺豬般的慘叫。

楚明心和餘嘉芸看到這裡的一片狼藉,頓時驚呆了。

看到葉凡著急的模樣。

一下子意識到什麼。

兩個女孩對視一眼,衝進裡麵。

冇一會兒。

“葉凡……葉凡……快來,你快來啊……”

“葉凡,救救我爸爸……”

葉凡猛然一抬頭,兩耳不聞胖子的慘叫,也意識到裡麵出事了。

楚天雄也躺在醫館。

這幫畜生,連無法動彈的病人都不放過嗎?

“表姐,胖子不會有事的,暫時穩定下來了,我去裡麵看看。”

趕緊衝進去。

看到楚天雄包裹的紗布上都是血,生命危在旦夕,氣息微弱,已經奄奄一息了。

楚明心、餘嘉芸兩人淚花滾滾而流,不停的呼喊著。

葉凡咬牙切齒。

一定要把這群歹徒找出來,千刀萬剮。

衝向診室,在一片狼藉的診室裡,找到了銀針,急忙拿過來。

“不怕,不怕,有我鬼手天醫在呢,他死不了的。”

說完這話。

突然意識到什麼。

“小芸,你趕緊去霍總老婆的病房看看。”

餘嘉芸剛出病房門口,馬上發出尖叫:

“啊……葉凡……”

餘嘉芸看著前方尖叫起來,臉色蒼白且震驚和迫切,雙眼大瞪。

葉凡都被嚇了一跳,急忙跑到門口。

羅芳華從自己的病房爬出來,臉色慘白如紙,躺在血泊中,渾身淩亂,臟兮兮,移動一點都困難,但她依舊堅持著爬過來。

看得出來,她痛苦不堪。

葉凡都震驚了。

急忙跑過去。

“華姐,你……”

葉凡想要將她攙扶起來。

她乾裂的紫青的嘴唇發出微乎其微的聲音,卻已經拚儘全身力氣,道:

“救……救……我的……孩子……”

說完,直接昏厥過去了。

女本柔弱,為母則剛!

本就已經達到極限,為了自己的孩子,她用儘全力爬出來。

孩子是母親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

她必須為了孩子堅持住,就算意識逐漸模糊,她也要忍住。

葉凡抱起她,看到大量的血液是從她的剖腹產傷口流出來的,原本癒合得不錯的傷口又裂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