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建華,你們宗主呢?不會是害怕了,躲起來當縮頭烏龜了吧?”

“你們怎麼都不說話啊,我隻是個丹勁中期而已,你們可是宗師啊,還有你,你可是罡勁巔峰啊。”

“……”

這人不停的貶低北鬥宗,即使麵對宗師也絲毫不改傲慢的神色。

背靠南山宗,他料定這些人不敢把他怎麼樣!

態度極為囂張!

雲興朝開口說道:

“饒道友,我們已經派人去通知宗主了,他很快就會來,你雖然是南山宗的人,但你彆忘了,這裡是北鬥宗,請注意你的言辭!”

饒鵬池站起來,瞪著他,說道:

“怎麼?不入流的小宗門還不讓我說了?你們這種身份的人,根本就不如我南山宗的法眼,就算你們修為比我高,那又如何?”

“你們敢動我嗎?做人呐,要懂得選擇,還有你們幾位宗師,你們要是願意,可以加入我南山宗啊,居然加入這種不入流的小宗門,簡直是眼瞎!”

就在這時!

一道聲音從外麵傳來。

“南山宗的王八蛋呢,在哪裡?本大小姐要揍扁他……”

楚明月氣沖沖的跑進來。

她被幾個人拉著。

“明月,你彆衝動,那可是南山宗的人。”

“明月大小姐,你彆鬨了,這件事交給宗主處理……”

好幾個人拉著她。

楚明月還是不服氣,大聲說道:“我姐夫說了,誰都不許欺負王五,難道你們忘了?王五被他打了,本大小姐要殺了他。”

不斷掙紮。

饒鵬池看著楚明月,嘴角冷笑,說道:

“看來是個辣妹子,冇有一絲武者氣息,居然說要殺我,你們放開,讓她來。”

這些人可不敢放開。

楚明月雖然冇有武者氣息,但戰力不俗,實力媲美罡勁武者。

“你們聽到冇?放開我,我殺了他!”

這些人哪敢鬆手。

就在這時!

蕭景天來了,手持利劍,看向眾人,說道:

“我剛剛去見宗主了!”

眾人紛紛看過來,想知道宗主怎麼說。

饒鵬池看了看他的身後,並未看到其他人,說道:

“你們宗主呢?不敢來見我?”

蕭景天走過去,靠近他,同時說道:“我們宗主讓我給你帶句話。”

“什麼話?”

蕭景天已經來到他的跟前,近距離盯著他傲慢的臉龐。

驟然間!

一股劍氣激盪而起、一道劍芒瞬間炸裂而出。

噗!

皮膚破裂,血液飆射的聲音。

饒鵬池的脖子出現了一道血痕,大量的血液飆射出來,他瞪大雙眼,手中的利劍掉落在地,雙手捂著脖子,但鮮紅滾燙的血液從指縫中湧出。

在場所有人都驚呆了。

不斷掙紮的楚明月也呆住了,停止掙紮。

“你……你敢……”

饒鵬池瞪大雙眼,難以置信,話都說不清。

蕭景天的身上被濺了不少血,退後一步,說道:

“我們宗主說了,把你的屍體掛在宗門三天。”

聽到這話,饒鵬池終於忍不住,倒下了。

武建華徹底呆住,道:“景天,宗主的意思?”

蕭景天說道:“他不該對王五出手,這是宗主的意思。”

眾人驚呆了。

他們都會想到王五是一個世俗之人,就是個看門的。

不少人都不把他放在眼裡,自詡武者高出世俗之人一等,特彆是從天虛宗收編的那些武者,冇想到宗主居然對王五這麼看重,他們必須要重新審視王五的存在。

蕭景天看向一位蕭家子弟,說道:

“把他的屍體掛到宗門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