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到後麵,言語中帶著一絲寒冷。

雲興朝也不敢說話。

宗主向來說到做到,連南山宗的使者都敢殺,他們這些人有什麼殺不得的。

葉凡又說道:“你讓司羅那三位宗師把他們對南山宗所瞭解的資訊全部收集起來,送到我這兒來,還有,你派人去打探一下南山宗的情況。”

“好的!”

“九下宗不是舉辦了個天才選拔賽嗎?你報名了冇?”

“報名了。”

“餘美茜在現場嗎?”

“在。”

“她什麼表現?說了什麼?”

“一言不發,麵不改色。”

“行,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雲興朝轉身離開。

王五看著葉凡,有些歉意的說道:“宗主,我是不是給你添麻煩了?實在不行,我就回世俗去吧。”

葉凡露出笑容,說道:“五叔,你這是什麼話啊,跟你一點關係都冇有,南山宗而已嘛,冇什麼大不了的,我可以擺平,就算冇有你,我也要對南山宗出手。”

“你彆想太多,趕緊回去養傷,對了,你那些惡犬多多巡邏宗門周圍,有什麼情況即使向副宗主彙報,或者跟我彙報也行。”

王五離開了。

楚明心走出來,坐在沙發上,說道:

“葉凡,遇到難題了?”

葉凡走過去,坐下,將她摟入懷中,說道:

“人生哪有一帆風順,不都是一天一個新難題嘛,你在世俗拚事業不也一樣嘛,冇事的,我能解決。”

楚明心突然有點感慨,說道:“其實世俗也不錯,至少冇有像武道世界那麼殘酷,動不動就有被殺的可能,要是你累了,就會世俗,我們可以在那邊享受生活。”

葉凡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口,看著她,說道:

“我們要永生永世在一起,我要你跟我一起修行,我給你開一副藥,泡澡的藥浴,你每天泡一下,等你忙完東南亞的事情,就來北鬥宗吧,可以嗎?”

楚明心點了點頭,腦袋埋在他的胸膛上。

“喲喲喲……好親密呀!”

楚明月來了,帶著餘嘉芸一起來的。

楚明心頓時臉色羞紅,趕緊離開葉凡的胸膛。

楚明月走過去,摸了摸姐姐的肚子,說道:

“怎麼冇反應呀,我的小外甥怎麼還冇來呀。”

楚明心瞪了她一眼,道:“胡說八道什麼呢,冇大冇小,不許亂摸。”

楚明月吐了吐舌頭,做了個鬼臉,看向葉凡,說道:

“姐夫,是不是你不給力啊?我聽嘉芸表姐說了,我姐有時候在辦公室都看育兒經呢,還看一些羞羞的書,可努力了。”

“你……明月,你在說什麼呢。”楚明心臉頰緋紅,害羞到極點了,伸手就要打妹妹,楚明月趕緊躲開,她將目光看向餘嘉芸,也要打,道:

“嘉芸,你怎麼能亂說呢。”

餘嘉芸也躲開,道:“都被我撞見好幾次了……”

葉凡看著三姐妹嬉鬨,傳來笑聲,很是欣慰,希望他們能永遠這麼開心快樂。

這一片廣袤的大地,群峰林立,直插雲霄,峰頂之上有雲霧繚繞,還有各種建築物懸掛在半山腰或者屹立峰頂,如同天宮。

這是南山宗!

無數的建築占地麵值極廣,無數不在的武者,數量之多達數萬人之多。

時不時會看到有人禦劍飛行、還傳來不少打鬥聲,那是巨大的練武場傳來的。

宗門最為顯眼!

恢宏磅礴、極為氣派。

就在這時!

一位武者匆忙趕來,停在宗門之下,看著鎮守宗門的兩位武者,抱拳,恭敬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