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叔叔,你覺得我做事會冇有任何計劃?還是你覺得就是個有勇無謀的莽夫?”

池永華笑了笑,說道:“前輩,我冇這麼說。”

“但你有這麼想。”

“我……我這不是擔心嘛,小天是我兒子,他跟了你,萬一遇到什麼危險,我不能讓他去送死。”

葉凡笑了笑,說道:“前輩,這不是你的最終訴求吧?你是個有大局觀的人,不然你也不會被家族欺壓那麼長時間都不吭一聲了,不如有話直說,我還有事要忙。”

池永華說道:“我們想要掛靠北鬥宗,派家族子弟去北鬥宗修行,燕京蕭家也有不少家族子弟在吧,我們家族的世俗經濟跟你們明凡集團合作了,最近蒸蒸日上,我們武道這邊也不能落下。”

葉凡喝了一口茶,說道:

“既然你們這麼關心北鬥宗的動靜,不知道你們知不知道我曾讓蕭家十五人滅了無極宗,這是一個冒險的行動,隨時都有可能丟掉性命的,難道你不怕你們家族的武者會在執行任務的時候死掉嗎?”

“怕!但這是必須的。”池永華毫不猶豫的說出自己的真實想法,道:

“踏上武者之路的那一刻,每一位武者都應有將生死置之度外的覺悟,危機和機緣相伴相隨,我相信你不會故意為難我們池家人。”

葉凡突然覺得池永華的心胸要比蕭瑟的大很多,說道:

“行吧,你先挑選一些資質不錯的人,到時候和小天一起去北鬥宗找我。”

池永華站起來,雙手抱拳,道:“多謝葉宗主!”

葉凡也站起來,說道:“我要走了。”

“去哪兒?我送你!”

“去一趟燕京!”

“走,我送你去機場!”

柴藝親自送去。

飛機飛過天空。

飛機在首都國際機場降落。

葉凡走出機場。

蕭博文站在機場外等候。

葉凡隻通知他,需要他的車。

“葉前輩,我已經安排好酒店,咱們這就去吃飯。”

葉凡說道:“小文,我有急事,送我去天師府。”

蕭博文愣了一下,說道:“前輩,你要去天師府?我聽說你跟天師府有點恩怨,你這……”

“不礙事,送我去!”

“好!”

車子快速馳離市區,直奔南方郊區。

在郊區換了一輛越野車。

前往天師府有一段泥路,比較顛簸。

一直到下午四點多。

葉凡馬上給雲興朝發了條資訊,讓他晚上彆來找自己,估計今晚回不去了。

登山!

天師府坐落在龍虎山,前麵是普通的旅遊景點,再往深處走,那就是天師府的地盤。

終於看到天師府的大門。

一位身穿道士服的道長站在門口,總是笑臉相迎,看到葉凡時,臉上的笑容凝固了,變得警惕起來。

葉凡走上去,說道:“道長,這麼緊張做什麼,我又不吃人。”

道長冷哼一聲,說道:

“葉凡,你居然還敢來我天師府,你殺我天師府的人,還冇給我天師府一個交代呢。”

葉凡兩手一攤,說道:“我這不是來給你們交代了嘛。還不快去通報?”

“你們等著!”

道長急忙跑進去通報了,邊跑邊打電話。

蕭博文有些擔心,說道:“葉前輩,連守門的都知道你跟天師府的恩怨,此行恐怕不會那麼容易解決呀。”

葉凡看著裡麵的道觀,一座座建築拔地而起,應該有不少人,但此刻卻很安靜。

突然!

眼簾映入一批身穿道士服的道長們走來,每一個似乎都不懷好意,眼神很不友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