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博文有些害怕,退後一步,站在葉凡身後。

“葉凡,他就是葉凡?”

“他居然真的敢來咱們天師府,膽夠肥的,給他點顏色瞧瞧!”

“師兄,我聽說他很厲害的,而且師祖交代過,不能和他發生衝突,咱們還是不要亂來比較好。”

“膽小鬼,看我的……”

突然一個金燦燦的封印出現,快速祭殺過來。

葉凡絲毫不慌,看著殺來的封印,很平靜!

呯!

突然,封印炸裂,一股磅礴的氣勢震懾而來,從內部出來的。

“休得無禮!”

眾人紛紛回頭,讓出一條道來。

出現一個老頭,身邊跟著兩位道童。

剛纔的封印也是他打碎的。

兩鬢斑白,皮膚乾癟,但氣血旺盛,給人一種無儘的威壓,極有震懾力,這些弟子看到他都不敢說話。

“張天師……”

“天師……”

眾人恭敬的叫喚。

張天師來到葉凡麵前,眼神也不是很友善,說道:

“葉凡,你終於來了,你和我們天師府的賬要算一算了。”

葉凡看著他,雙手抱拳,帶著敬意,說道:

“想必這位就是名揚天下的張誌衛天師吧?”

張誌衛天師在天師府身居高位,屬於世麵上比較活躍的天師之一,很多事情他可以說了算。

一頭銀髮綁在後腦勺,兩鬢垂落少許,乾癟的臉上表情有些嚴肅,做了請的姿勢,道:

“請進!”

葉凡走進去,蕭博文急忙跟上。

張天師也跟上,身後還有不少弟子跟上。

來到會客大廳,一位道長走過去,給三人斟茶,隨後退到一旁。

這時!

裡麵又走出來一個老頭,看了葉凡一眼,坐在旁邊。

葉凡站起來,說道:“這位應該就是褚良天師吧?葉凡見過褚良天師。”

褚良露出淡淡的笑意,說道:

“葉凡小友,請坐,不必拘謹,家師近來可好啊?”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師父挺好的,多謝褚良天師關心。”

褚良點了點頭,說道:“葉凡小友,你來天師府,所為何事啊?”

葉凡開口說道:“我想請幾位天師幫我看宗門幾天。”

“哼!”張誌衛冷哼一聲,看著他,說道:“你和我天師府的事還冇解決,你還想我們幫你?還真是不要臉,你師弟說的冇錯,你的臉皮比我的腰還厚。”

葉凡一臉無辜,說道:“這個王小可,居然說我壞話,等我逮到他,我一定要狠狠地揍他一頓。”

“張天師,我這次來就是解決咱們之間的誤會,師父說過,天師府的人都是深明大義、通情達理、人見人愛、花見花開、車子見了都要爆胎鼓掌的……”

“行了,臉皮真厚!”張天師直接打斷他,之前聽王小可說過葉凡的為人,本以為是開玩笑,冇想到還真是個厚臉皮之人,嬉皮笑臉、一臉痞壞,一肚子壞水,說道:

“你想怎麼解決吧?你可是殺了我天師府的好幾條人命呢。”

葉凡笑了笑,說道:“張天師,你想我怎麼解決?”

張天師拿起茶杯,說道:“我想殺了你。”

葉凡很淡定,他知道張天師不會真的要殺自己,笑著說道:

“張天師,如果殺了我能讓你消氣,那你就動手吧。”

“你……”張天師看他任你處置的模樣,氣不打一處來,道:“你當真以為我不敢殺你嗎?”

葉凡笑嘻嘻的說道:“張天師肯定敢殺我,但殺我不是你的目的,我想張天師已經想好解決之法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