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誌衛看了一眼門口的人,揮了揮手,所有人散去,順便把門關上。

他的目光又看向蕭博文。

葉凡說道:“小文,你出去一下,我跟他們聊聊。”

蕭博文急忙站起來告辭!

現場隻留下三人。

葉凡喝一口茶,說道:“咱們就開門見山吧,時間也不早了,都要到飯點了。”

褚良笑嗬嗬的說道:“難道我天師府還冇飯給你吃了?”

張誌衛倒是很直接,說道:

“修仙之法!”

四個字,說明一切!

葉凡頓時瞭然,說道:

“那幾條人命好像不值吧,而且都是他們招惹我在先,壞事做儘,就算我不出手,你們天師府也會親自出手清理門戶,我可是幫了你們。”

張誌衛冷哼一聲,說道:

“我們需要你的幫助嗎?清不清理門戶,那是我們的事,你殺了我天師府的人是事實,你既然是來解決問題的,那就得按照我們說的來,如果達不到我們的要求,以後見麵,咱們就是敵人。”

“對了,我聽說海外洪門的黑虎回來了,他前段時間在海外遇到了高人,修為得到了大幅提升,應該快到入道境修為了吧,而且他的師父也被他請出山了,雖說是為了上古遺址而來,但順便收拾你也說不定。”

“還有南山宗,你殺了南山宗四長老饒偉兆的兒子,你覺得南山宗會就這麼算了?南山宗的人殺不了你,難道還殺不了你身後的宗門之人嗎?”

“我可聽說了,你要去參加九下宗的天才選拔賽,你一走,宗門最強的是宗師境。”

葉凡看著他。

敢情這老傢夥一直在觀察自己,對自己的情況瞭如指掌。

“我們還有一位入道境。”

張誌衛冷笑幾聲,說道:“那是南山宗的人,你覺得如果南山宗的人殺來,她會出手嗎?根本不會,你一走,後院起火。我再告訴你一個訊息,南山宗正打算這麼做,他們以為你背後有大靠山,為了將傷亡減少最低,選擇在你去參加天才選拔賽攻下你的宗門,把你背後的靠山逼出來。”

葉凡一下子恍然了。

南山宗作為九下宗之一,早就看到了參賽人員名單,知道他會去。

所以之前一直冇有人過來,為了減少傷亡。

果然是老江湖!

張誌衛看到他的表情,嘴角微微上揚,再看向褚良,說道:

“如果你願意傳授修仙之法、留下一兩本修仙功法,褚良天師會親自幫你鎮守宗門,保證你的後院安然無事。”

葉凡在猶豫!

並不是說修仙之法不能傳授,師父跟天師府有著很深的淵源,天師府絕對是正義之軍。

張誌衛看他還在猶豫,繼續說道:

“我再告訴你一個秘密,天師府是你師父袁天師一手創立的,說起來,我們算是同門。”

“你說啥?”葉凡震驚到了,道:“你說天師府是我師父創立的?開玩笑的吧。”

張誌衛笑了笑,從懷裡拿出一本冊子,遞給他,說道:

“當初你師父一手創立天師府,這是應了國家的要求,為了牽製港島術法者,國家不斷改朝換代、到了元朝時期,你師父打算解散天師府,被其他人攔住,但依舊擋不住他離開天師府而去。”

“天師府至今還留存很多關於你師父對修仙一事的草案,還有好幾個實驗室呢,這是其中一個筆記,你師父的筆跡,你應該認得吧?”

葉凡翻開,看著上麵的筆跡,確實是師父的,看起來已經很久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