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雙方達成協議!

儘管隻是口頭協議,但大家都很信任對方。

兩位天師帶著葉凡前往天師府的某一個秘密修行基地。

五百多名術法者陳列,等候葉凡挑選,這些術法者看著葉凡的目光有些不友善,還有些鄙視。

他們並不知道突然被召集在這兒是為了什麼,但被葉凡一個個近距離觀看,甚至在他們身上摸索,覺得很奇怪,想要拒絕,卻被張誌衛勸阻。

“這是什麼人啊?咱們就這樣給他當猴看嗎?”

“你不知道他?我聽說是葉凡,就是那個殺了咱們天師府好幾個弟子,還打傷不少,她這是在做什麼?”

“好像對我們的的資質進行檢測,他剛剛摸我的肩膀,有一縷暖流進來,不過他在搖頭,居然在懷疑我的資質。”

“原來是他,他可是我們天師府的敵人,為什麼兩位老天師對他這麼客氣?”

“……”

這些人一臉懵。

但天師發話,他們隻能遵守。

葉凡觀察眼前這些術法者,要尋找最好的,資質最佳的,目光停留在一個清秀的男子麵前。

這名男子長相幾位俊美、和墨幺有得一拚,甚至有些妖嬈,還化妝了,塗口紅。

“你,站到天師那邊去!”

這人完全不鳥他,翻了個白眼。

葉凡眉頭一皺,說道:“你叫什麼?似乎對我有怨氣啊,咱們應該是第一次見麵吧?”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在下陸建牧。”連說話都是陰柔的,簡直就是個偽娘,捏著蘭花指。

說實話,葉凡不是很喜歡偽娘,男人應該要有男子氣概,有血性,但這人的天賦真的很不錯。

可對方明顯對自己有怨氣,很不服氣的樣子。

隻見他繼續說道:“我不明白你想要做什麼?但你冇有資格對我發號施令,你殺我天師府弟子,按理說應該死,我不知道你用什麼方法說服了兩位天師,但我是不會屈服的。”

這話說出來,葉凡還真有點詫異。

看似陰柔的偽娘,冇想到性格如此血性,剛烈,有骨氣。

葉凡轉頭看向張誌衛,說道:

“你冇跟他們說?”

張誌衛說道:“你先挑,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隨後提高嗓音,帶著威嚴道:“陸建牧,過來。”

陸建牧雖然有些不甘心,但天師親自發話,他隻能走過去,但不服依舊錶現在臉上。

葉凡繼續挑選,來到一個女孩麵前,她漫不經心,手掌還把玩著一個小小的封印,金光閃閃,流光溢彩。

“你,去天師那邊去。”

女孩抬頭看了她一眼,說道:

“我聽說你會術法?”

“是的!”

“我看你年紀跟我差不多,我們比比?”

葉凡笑了笑,說道:“我怕打疼你美麗的臉,我心疼,你先過去,以後我會給你機會的。”

女孩嘻嘻笑了笑,走過去,道:“我叫陳玉娟,記住了。”

葉凡笑了笑,繼續挑選!

最終挑了八位術法者。

張誌衛不被選中的人離去,現場留下八人,站成一排,麵對兩位天師。

褚良去四周巡邏,不能讓更多的弟子偷窺,這次的行動較為隱秘,為天師府的未來做準備。

張誌衛看著眼前八人,都是精銳,說道:

“我知道你們在好奇,葉凡殺了我們天師府的人,為何我要對他這麼客氣,還對你們像挑菜一樣挑選,能被選出來,那是你們的幸運。”

“從今日起,你們前往北鬥宗,跟隨葉凡學習修行之法,雖然冇有師徒之名,但有師徒之實,你們要聽話,服從葉凡的命令,一日為師終身為父,道理你們都懂,我不希望你們在外麵敗壞我們天師府的名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