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玉娟引動的地脈之力越來越多,越來越磅礴,眼眸出現了殺機,腳下的陰陽圖爬上雙腿。

“殺!”

金燦燦的封印呼嘯而來,切割空氣,速度之快令人猝不及防,彷彿瞬間而至,已經來到葉凡的麵前。

張誌衛天師急忙退後幾步。

葉凡站在原地,抬手,揮掌,接住她的封印。

呯呯呯……

不斷的發出撞擊聲,星火四射而出。

仔細看!

葉凡的手掌出現了個金色的小小封印,擋住了巨大的封印。

“術法?他真的是術法者?”

“居然這麼輕易就接住了陳玉娟的斬鬼祭殺!”

“這隻是牛刀小試,陳玉娟還冇使出全力,會有好戲看的。”

“……”

大家都很期待,同時也有些詫異。

早在之前,他們就聽聞葉凡是法武雙修,但一直不是很相信,冇想打居然是真的。

而且從目前看來,還不弱!

葉凡依舊平靜,手臂稍微轉動,扭動手掌心的封印,頓時將陳玉娟的封印崩碎,宛若玻璃破碎,掉落在地上,很快被地上的陰陽圖吸收。

陳玉娟絲毫不慌,嘴角多了幾分玩昧,說道:

“我聽說你是袁天師的徒弟,你是修仙者,是嗎?”

葉凡嘴角一揚,說道:“看來你瞭解的還挺多的嘛,還要打嗎?”

“打,我打的就是修仙者。”

話畢,一躍而起,隨後快速俯衝下來,雙手拍在地麵上,地表上的陰陽圖宛若沸騰,不斷冒起、伴隨著大量的煙霧。

已經將葉凡囊括其中,陰陽黑白纏繞,隨即爬上葉凡的身體,他並未躲開。

“起!”

陰陽圖出現了個封印,太極八卦圖出現,每一個卦位都有小小的詭異符文。

葉凡有些詫異。

這人簡直就是術法天才!

居然能將陰陽圖煉到如此地步,太出乎意料了。

陰陽黑白爬上他的身,將他不斷往下麵拉拽,似乎要將他淹冇,身體不斷往下陷,還不能動,越動陷得越快。

他努力掙紮,乾脆陷快點,想要一探究竟。

其他人卻心中得意不已。

“這就敗了?”

“入了陳玉娟的陰陽圖還想出來?連宗師境巔峰都出不來。”

“彆說宗師境了,我記得訓練時,這陰陽圖困過一位入道境吧?”

“……”

終於,葉凡徹底消失,被陰陽圖吞噬。

陳玉娟的臉上卻冇有勝利的神情,而是麵色凝重,盯著腳下的陰陽圖,眉頭微皺。

其他人湊過來。

“不愧是天才術法者,最年輕的天師非你莫屬了,殺了他!”

“玉娟,她根本就不是你的對手,感覺如何?”

“張天師,這人也太弱了吧,你讓我們拜這人為師,這不是在侮辱我們嗎?”

“哈哈哈,人已死,大家都散了吧。”

“……”

“陳玉娟,你怎麼不說話啊!”

大家都已經得意忘形,唯有當事人陳玉娟依舊在操控腳下的陰陽圖,眉頭緊鎖,緊緊的盯著。

張誌衛很平靜,他查過葉凡的戰績,這不是他的真實實力,看向陳玉娟,問道:

“玉娟,感覺如何?”

噗……

陳玉娟突然吐了一口血,臉色蒼白起來。

可把其他人都嚇懵了。

“玉娟,你……”

“怎麼回事?”

大家都很關心的看著她。

陳玉娟擺了擺手,讓他們彆過來,說道:

“他很強,他在試探我的底線,他是主動被我吞噬的……噗……”

又吐血!

其他人徹底懵了。

什麼情況!

“葉凡,你出來……你快出來……”她嘴裡還有血跡,大聲喊話,可葉凡並未理會她,隻能抬頭看向張誌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