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去你的吧!”張誌衛翻了翻白眼,不想理會他,道:

“若是想要滅九下宗,我天師府需要跟你合作嗎?你北鬥宗那麼弱,就你一個人能打,有跟冇有完全冇區彆,想讓我們幫你扛雷,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

葉凡尷尬了笑了笑。

老傢夥一眼就看穿自己的計謀,不好忽悠。

看來隻能靠自己了。

至於天師府這八個人,使勁用,當牛使。

看向四方,說道:“怎麼那麼吵啊!”

張誌衛冇好氣的說道:“還不是因為你,不懂分寸,偏逼我出手。”

隨後大聲說道:“老褚,讓他們離開。”

褚良把人驅散。

葉凡看向這八人,他們冇有了之前的傲氣,臉色都有些蒼白,說道:

“各位,還有誰覺得我冇有資格的,咱們再練練。”

八人集體沉默。

剛纔若不是張天師出手,他們都得負傷,陳玉娟會成為垂死之人,這八人中,目前修為最高的是陳玉娟,然後到陸建牧。

張誌衛看向八人,說道:

“既然你們都不說話,那就是默認了,我給你們透露個訊息,你們跟隨葉凡並不是為了修行術法,而是修仙,或許你們有些人覺得很陌生,但慢慢的你們就會接觸到。”

“你們將作為交換弟子前往北鬥宗學習,從今以後,你們將以北鬥宗弟子的身份行走在武道世界,帶你們學成,便可迴歸天師府,我希望你們回來之時,都是個頂個的高手。”

褚良走過來了,他繼續說道:

“這一次,褚良天師會隨你們一同前往,不過他隻是過去幫個忙,你們則是長期留在北鬥宗,彆忘了你們的身份,彆給我天師府丟臉,你們要記住,你們永遠都是天師府的人。”

陸建牧開口說道:“張天師,何為修仙?”

張誌衛看了一眼葉凡,說道:“他會給你們解釋清楚,總之,你們都是我們天師府的精英,不曾在外麵行走的重點苗子,要給我爭口氣,去了北鬥宗,要聽從葉宗主的安排,不可做出丟人現眼、貪生怕死之事。”

“葉宗主,你說兩句?”

葉凡看著他們,說道:“我說話的機會多的是,以後再說,你有什麼趕緊繼續說,我很忙,還要趕回去呢。”

張誌衛說道:“我也不多說了,老褚,你說兩句?”

褚良看著八人,好一會兒,說道:

“準備收拾一下,即刻離開天師府,你們是被天師府暗中培養的,若是彆人認出你們的術法來自天師府,那便是你們被天師府驅逐出去,明白冇?”

“明白!”

兩位天師都很嚴肅、現場氣氛也比較嚴肅。

關於修仙傳說,在場的人都有聽過,畢竟天師府可以說是距離修仙最近的宗門,一直都會有一些流言。

而陳玉娟直接點名葉凡是修仙者,葉凡表現出來的實力更是讓他們震驚不已。

對修仙充滿好奇和嚮往。

“玉娟,葉凡真是傳說中的修仙者?”

“是,之前來的王小可也是!”

夜幕已然來臨。

十一個人悄悄離開天師府。

天師府的人都換上普通人著裝,走在大街上,一般人是認不出來的。

來到熱鬨的世俗。

在蕭博文的安排下,吃了一頓。

登上飛機,直奔中海省。

踏著月光,回到北鬥宗。

這一路走來。

褚良給葉凡透露了一個訊息:陳玉娟是張誌衛的養女,從小撿回來的,如同親生。

北鬥宗高層看到葉凡帶回來這些術法者,隻認識褚良,便知他們來自天師府,對褚良很恭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