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內心被震撼了。

葉凡總是能做到一些讓他意想不到的事,就昨天能和天師府做了交易,把褚良天師都給請來了。

恐怕連九下宗都請不來褚良這種級彆的天師,但葉凡做到了。

原來是有這個資本,連天師府都垂涎,特彆交換了弟子,想必天師府的弟子來這邊就是學習修仙之法的。

很快,來到後山的一片基地。

看著十五六歲的孩子們,最大的應該不超過二十二歲,這是葉凡給的條件。

年紀越小,教起來越容易,心思也是最單純的。

“姐夫,你怎麼來了?”楚明月趕緊跑過來,隨後看向這三十多個孩子,道:

“這些小屁孩簡直要把我氣死,說也不懂,手把手教了還不懂,悟性太差了,我嚴重懷疑他們的資質。”

楚明月自從知道誅仙者計劃,便主動請纓,要當老師,教這些孩子修仙,結果可把她氣壞了。

天天暴揍這些孩子,弄得這些孩子都有點緊張。

一看到她就害怕。

葉凡的神識快速將所有孩子籠罩,觸摸他們的筋骨、體魄、檢查他們的天賦,其實都還挺不錯的。

他注意到一個特彆的小男孩,十五六歲,有一米七五的身高,瘦瘦的,走過去,說道:

“你叫什麼名字?”

小男孩絲毫不害怕,還有點拽,說道:

“老子叫……啊……”

話還冇說完,楚明月一拳打過去,直接將他打飛。

葉凡直接無語。

“老子?你敢在我姐夫麵前稱老子?”楚明月很氣憤,瞪著他,道:

“我姐夫可是宗主,你有冇有點眼力見啊,簡直氣死我了,我不教了,一群小混蛋,血壓都被你們氣高了。”

所有小孩再看葉凡的目光明顯帶了敬意。

“宗主好!”

一個小女孩第一個開口。

“宗主好!”

其他人紛紛開口。

葉凡看著他們,說道:“你們好,你過來!”

剛纔那個小男孩走過來,還有點不服氣,嘴角流血了。

“明月,你下手是不是重了點,他們都是孩子,冇有點基礎,你要是冇耐心,彆這樣折騰孩子啊。”

“姐夫,你是在怪我嗎?”楚明月天天被這些孩子氣,心中還有怒火呢,道:

“我要是下手重,他早就死了,我已經很手下留情了好嗎?”

看向小男孩,大聲說道:

“梁策,你說,我下手重嗎?”

小男孩盯著她,咬了咬牙,明顯不服,搖了搖頭。

“你叫梁策?”葉凡看著他,隨後轉頭看向禿鷲,說道:

“目前現有的功法不用教他,我有一套功法很適合他,洪慶,你過來。”

洪慶走過來。

他繼續說道:“他跟你的體質很像,你親自教他,梁策,你以後跟他學習,拜他為師,你可願意?”

梁策猶豫了一會兒,單膝跪下,雙手抱拳,說道:

“弟子梁策拜見師父!”

洪慶將他扶起來。

都是一些不錯的苗子!

特彆是這個梁策,對天地大道有種特殊的天賦,將來會和洪慶成為一類人。

這批人都是副宗主雲興朝和禿鷲親自指導,楚明月就是覺得好玩,想要提要一把當師父的感覺,結果被氣得不輕。

都是十五六歲的孩子,正處在叛逆期,調皮得很。

看過這些孩子之後,葉凡帶著陸文超離開。

“陸長老,我之前冇有告訴你這些,你是不是心裡有點膈應啊?”葉凡很直白,坐在茶幾旁邊。

陸文超顯得有些拘束起來,說道:

“宗主,我不滿意說,我一直知道你有事瞞我,不過既然你不跟我說,說明我還冇得到你的足夠信任,我的命是你救回來的,我會永遠忠誠於你,即使麵對南山宗,我也不會有半點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