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我之前跟你們說過咱們的目標,不是開玩笑的,目前我們得想辦法搞九下宗,如果他們不主動招惹咱們,咱們也不必去找招惹他們,但如果他們跟咱們有矛盾,那就冇必要慣著。”

“對了,還有海外洪門,洪門剛剛重返內地,總部離咱們這兒有點遠,或許咱們北鬥宗的影響力還不足以引起他們的注意,但隻要他們知道我來武道世界,肯定不會坐以待斃的,你有時間調查一下紅門那邊的情況,我聽說黑虎回來了。”

“好的,宗主!”

“明天去參加天才選拔賽,你跟我一塊帶隊,其餘宗師留在宗門。”

陸文超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宗主,你把中堅力量都調走了,那是我們未來強者,隻有咱們兩人帶隊,是不是不太安全,我認為應該多喊上幾個宗師。”

葉凡搖了搖頭,說道:“我已經得到確切的情報,我離開宗門,南山宗回來攻打咱們宗門,留幾個宗師在這兒配合褚良的陣法,應該就不會出大問題。”

陸文超眉宇間微微一皺。

南山宗始終是他忌憚的存在,底蘊深厚,深不見底,即使是他也要避開。

聊了冇多久,兩人分開。

葉凡回到住所,翻開九下宗的資料,這些都是明麵上能夠收集到的,肯定還有一些隱藏資料。

“嗯?秦傾城?”

突然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名字。

葉凡有些疑惑,自從兩人相約武道世界見麵,也冇見秦傾城來找過自己,不知道咋回事。

不會是同名同姓吧!

拿出手機,撥打過去。

結果顯示不在服務區。

武道世界也就靠近世俗邊緣纔有信號,其他地方都不會有通訊基站,無法使用電話,目前北鬥宗是可以用的,就是信號有點弱。

給雲興朝發了條資訊,讓他忙完來找自己。

半個小時後,雲興朝來了。

葉凡直接帶他去藥田,看著不少靈藥,都是從天虛宗、霸刀宗、無極宗、極劍宗收颳得來的。

葉凡親自配藥,利用真氣調養。

“我現在助你入宗師,你把藥喝了,注意吸收!”

身為醫生,又是金丹境修仙者,幫助一個罡勁巔峰的武者入宗師還是可以做到的。

腳下陰陽出現,周圍所有的靈藥都溢位淡淡的青色物質,不斷聚攏而來,彙入陰陽圖內,以此為媒介,進入雲興朝的體內。

雲興朝雙眼大瞪,有些難以置信。

他可以感受到了天地間存在一股力量,萬物生靈就在身邊,連旁邊的靈藥都是生命力極為旺盛的生命體。

體內的筋骨、血管、細胞都在澎湃、彷彿都在和這個世界的一切勾起莫名的關聯。

自己融成世界的一部分。

丹田的變化最大,正在改造。

他調動體內勁氣伴隨著葉凡操控的真氣遊走,身體傳來劈啪響,有些痛苦,有些難受,但他能撐得住。

周圍的靈氣極為充裕,種植的藥材也在葉凡的引導下吸收過來少量的藥性。

腳下的陰陽圖變成了八卦圖,大量的符文不斷跳動。

葉凡突然離開!

讓他自己吸收,自己感受。

雲興朝通體流光溢彩,身上有很多青色物質,淡淡的光暈包裹著。

驟然間!

一股磅礴的力量不斷震懾四方,一手持劍,劍光淩厲、劍氣激盪四周,劍芒鋒芒而出,空氣都被切割。

“吼!”

發出一聲怒吼,宛若野獸。

這裡的動靜已經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紛紛趕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