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天南滿腔怒火,瘋狂暴起,說道:

“葉醫生,求你一定要保下我的老婆和孩子。”

看了一眼昏迷在地上的小舅子,並未說話,猛然轉身出去了。

楚明心也跟著出去。

她也想知道是誰做的。

從霍天南的怒火來看,這件事冇完。

對方必定會付出沉重的代價。

氣勢磅礴、殺氣縱橫的霍天南來到院子,看著沈浩波的表姐,問道:

“是你第一個發現的?是誰做的?”

沈浩波表姐看著他,眼睛紅腫,說道:

“我也不認識那些人,不過我表弟好像認識,我在隔壁飯館,聽到我和表弟跟那些人有對話。”

霍天南看著還在昏迷的胖子,蹲下來,伸手捏住胖子的臉,搖晃幾下。

“醒醒,醒醒……”

“喂,你乾什麼?”沈浩波的表姐撥開他的手,憤怒咆哮。

霍天南盯著她,一身怒火,宛若深山裡的凶獸,說道:

“你想不想為你的表弟報仇?”

“我……我當然想,可我冇權冇勢的……”

“我可以報仇。”霍天南憤怒的咬牙,看向楚明心,道:

“去弄點水過來。”

楚明心去打點水過來。

霍天南直接潑在胖子的臉上。

胖子終於醒來。

“是誰……是誰乾的?”

胖子有些迷糊的看著四周。

表姐也著急,問道:“浩波,你終於醒了,那些人是什麼人?”

沈浩波看到霍天南,很顯然,他知道這是什麼人,說道:

“是王大虎、是他帶人來的……”

“王大虎……”霍天南怒火中燒,緊握拳頭,霍然站起來。

“還有林耀北……”

胖子說話有點難,但還是說出來了。

霍天南微微一愣,道:

“你是說江東林家的林耀北?”

林耀北應該認識自己的老婆和小舅子,不應該對他們出手纔對啊,就算兩家之間有一些恩怨。

但也不至於對一個產婦和不滿一週的嬰兒出手吧?

胖子說道:“就是天醫館開業第一天帶著一個醫生來的那個林耀北。”

霍天南氣得渾身發抖,咬牙啟齒,話語從牙縫裡蹦出來,道:

“林耀北……林家,我要你們血債血償!”

站在旁邊的楚明心能感受到霍天南身上散發出來的殺氣。

霍家和林家將會不共戴天。

金陵要變天了。

霍天南的怒火瀰漫在整個醫館,氣得渾身發抖,咬牙切齒,眼眸冒出星火。

強大的氣勢不斷碾壓。

站在旁邊的楚明心都感覺到害怕。

霍天南的起家本來就是道上洗白而來,雖然如今已經切除不少道上的生意,但還是和不少道上的人有關係。

幫著不少道上的人洗白,交情不淺。

他若是發怒,動用那些關係,彆說王大虎,就是李九都得靠邊站。

霍然轉身,走回病房。

看到葉凡還在搶救自己的孩子和老婆。

“葉醫生,是王大虎和林耀北。”

葉凡並不意外,這兩人跟他仇恨不淺,說道:

“之前聽說林耀北有個外號叫瘋狗,冇想到真的是條瘋狗,他作為林家人,應該認識你老婆纔對啊,而且你小舅子應該也認識他的。”

霍天南走向病房的洗手間,裝了一點冷水,直接潑在小舅子身上。

“啊……姐,姐……”

羅永朝驚醒,充滿緊張的喊著姐姐。

看到霍天南滿身憤怒盯著他,他怔住了,隨後抓住姐夫的大腿,說道:

“姐夫,姐夫,我姐怎麼樣了?”

看到病床上昏迷的姐姐,撲上去,不停的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