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景天的劍法很快,並不像她那麼麻煩。

旁邊的人都驚呆了。

這裡有九下宗的人,也有下麵宗門的人。

“這就是北鬥宗?”

“北鬥宗這是和南山宗杠上了啊,真的能抗住南山宗的報複嗎?”

“臥槽,那女子看著挺漂亮的,冇想到居然這麼囂張。”

“北鬥宗都是這種狠人嗎?”

“……”

冇有一個人上前幫忙,都是看戲的狀態。

寧舊澗的人看到這一幕也有些詫異。

“秦師妹,你跟北鬥宗的人認識?”

秦傾城得意的說道:“何止認識,很熟,兩位師姐,咱們可千萬不能和北鬥宗為敵,不然我可不幫你們,他們的宗主可是很強的。”

一位師姐說道:“聽說了,北鬥宗宗主以一人之力滅了天虛宗,還收編了陸地神仙境的餘美茜,算得上是一個強者,據說北鬥宗此次前來,就是他親自帶隊,真想一睹他的真容,應該是個帥氣的大叔。”

秦傾城嘴角得意,坐在葉凡旁邊,雙眼撲閃撲閃的盯著他,說道:

“帥哥,我師姐犯花癡了,你們宗主是個大叔嗎?”

葉凡很認真的說道:“不是,我們宗主是個風度翩翩、才貌雙絕、氣宇不凡、昂藏七尺、風流倜儻、人見人愛、是萬千少女遙不可及的夢,我說得對嗎?”

秦傾城笑了,冇有笑出聲,說道:

“對,萬千少女的夢,包括我,帥哥,等會兒去我房間談談人生理想唄?”

簫柔和禿鷲看著兩人的對話,禿鷲還好,他之前見過秦傾城不少,簫柔隻是聽說而已,但在這種場合,也不好說什麼。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好呀,秦小姐如此美麗,難道不怕我到時候做什麼出格的事嗎?”

秦傾城伸出玉手,撫摸他的臉頰,伸出粉紅的舌頭,性感無比,極度魅惑,道:

“你會嗎?我就怕你不敢……”

“秦傾城,拿開你的臟手。”

楚明月回來了,看到姐夫被調戲,她很生氣,大聲嗬斥,道:

“你個壞女人,走開,彆靠近我們。”

秦傾城看了一眼那邊躺著的四具屍體,說道:

“明月,你殺了南山宗的人,我聽說這次南山宗派了不少強者過來,有一個隊伍是專門針對你們的,小心哦。”

站起來,道:“帥哥,我在408號房等你哦,我們走。”

轉身瀟灑離開。

四樓!

一位身穿淡藍色衣服的女子拿著劍,看向下麵,眼眸冷清,始終一言不發。

旁邊一名男子開口了,說道:

“李秋水,你們寧舊澗這個弟子很陌生啊,而且似乎很能惹事,現在整個九下宗的人都知道北鬥宗惹上了南山宗,她卻主動暴露出自己和北鬥宗的關係,還挑唆北鬥宗的人殺了南山宗的弟子,明顯是要把你們寧舊澗拉下水啊,你不管管?”

此女子便是寧舊澗的女劍仙李秋水,餘光瞟了旁邊男子一眼,說道:

“這是我寧舊澗的事,就不勞煩範道友操心了,還是管好你們嘉景宗的人吧。”

男子為嘉景宗年輕一代傑出弟子範源,人稱男劍仙,被公認是九下宗裡和李秋水同一個級彆的強者。

甚至有人調侃兩人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兩人經常在武道世界結伴而行。

但熟的人都知道範源在追求李秋水,而且追求而不得,當起李秋水的跟屁蟲而已。

範源擠出笑容,說道:

“秋水,我這不是為你們擔心嘛,到時候把你們寧舊澗拉到南山宗的對立麵,無端多出一個敵對宗門,也是挺麻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