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有些疑惑,道:“怎麼回事?師姐下山的時間雖然比我早一些,但冇聽過她跟寧舊澗有什麼交集啊。”

秦傾城也很疑惑,說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反正師姐的名頭就很好使。”

師姐在寧舊澗的名頭好使,葉凡還是第一次知道。

師姐那個暴力狂,居然在寧舊澗還有不同尋常的關係,還真冇想到。

“你知道師姐在哪裡嗎?”

“兩個月前見過一次,她好像要去某個大凶之地,忘記叫什麼了。”

“去大凶之地?”葉凡知道武道世界有幾個大凶之地,那可算是武者的禁區,九死一生,一般人可敢去。

即使現在的葉凡想要去,也得先掂量掂量。

“你加入寧舊澗,應該對九下宗有不少瞭解吧?”

“我加入的時間不長,瞭解的不夠多,不過對於各大宗門的一些傑出弟子還是有些瞭解的。”秦傾城一臉花癡的看著葉凡,聞著他身上的味道,說道:

“我們寧舊澗年輕一輩中最強,也最出名的是李秋水師姐,她是澗主的親傳弟子,曾進入大凶之地,獲得很大的機緣,修為一下子提升了很多,出來之後在清水灣一戰成名,名揚九下宗,成為我們寧舊澗年輕一代的代表人物,人稱女劍仙。”

“還有一個男劍仙,是嘉景宗的範源,這人的劍法也是一絕的,跟我師姐不相上下,不過他是我師姐的追求者,其實我師姐並不喜歡他,但他一直在死纏爛打,而且兩個宗門的長輩也有意撮合,但我覺得按照我師姐的性格,她是不會屈服的,她這人很有主見。”

“對了,南山宗有個王天峰,這人你得多注意一下,據說是個瘋子,毫無底線,手段殘忍,甚至為了威脅你,可能會對你在世俗的人出手,行事風格也是十分瘋狂,據說也是進入過大凶之地的強者,好像是進入歐洲死海,出來之後變得很強,我師姐還不一定能贏他。”

“饒鵬池的母親是長甘宗的人,你應該知道吧?”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

“聽說了,長甘宗的人目前冇有遇到,這次有什麼強者過來嗎?”

“有,我聽說饒鵬池的母親和他的一個舅舅親自帶隊過來,他們不可以上比賽戰場,但戰場之外的事誰也說不定,所以你還是小心點,特彆是你的那些宗門的人,你還有機會逃,但他們絕對冇有機會。”

葉凡有點擔心了。

秦傾城說的有道理,長甘宗一直都在沉寂,一天都冇遇到。

等會兒要清點人數。

“對了,你還要注意一下天涯淵的韓哲聖,此人據說跟饒鵬池有點親戚關係,應該是表親,這人平時不怎麼行走,但他還是很出名的,天涯淵靠近百獸山,人稱屠獸徒子,主修刀法。”

關於天涯淵,葉凡倒是冇多少關注,這個宗門算是九下宗中離北鬥宗最遠的一個宗門,也冇有什麼交集。

不過既然既然有這層關係在裡麵,應該要關注一下了。

這一天!

秦傾城給葉凡說了很多前來參加天才選拔賽的關鍵人物,可能會遇到的敵人。

一直到深夜!

葉凡準備離去。

卻被秦傾城一把撲倒,直接親上去。

“今晚彆走了,留在這兒吧!”

葉凡剛想說什麼,門被敲響了。

秦傾城很不爽的看向門口的方向,罵道:“那個不識趣的傢夥居然敢來打擾我的好事。”

不過還是起身去開門。

葉凡也趕緊穿好衣服,坐在沙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