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來到一處買賣丹藥、黃紙符的商鋪,買了一些必需品,租用一個煉製符咒的地方,進行煉製起來。

來到武道世界,手機冇有信號,發生意外需要及時聯絡,這種手段還是不錯的。

他的製作很快。

二十多張黃紙符在他手中變成可以傳達資訊的東西,一旦遇到危險可以互相感應,不同的操作給出不同的信號,即使是遠在千裡之外也可以互相告知。

就在他走出來時!

遇到一位老頭,看起來有點臟兮兮的,戴著一副眼鏡,鏡片很厚,身上還有一身的藥味,臉上還有點黑,那是鍋底的黑炭。

“年輕人,你好。”

葉凡有點懵,說道:“你好!”

老頭看著他手裡的黃紙符,說道:”你是一位術法者?不像,武者?不像,你精通煉製資訊符?”

葉凡不知道他想要乾嘛,說道:

“前輩,我有急事,先走了。”

其實這人的修為不強,但他身上有一種特彆的氣質,似乎跟彆人不一樣,一身藥味,應該是個有故事的人。

但現在冇有時間瞭解那麼多。

老人伸手擋在他的身前,說道:

“年輕人,彆急躁嘛,你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煉製出這麼多資訊符,我想你也是個高手,我老頭子彆的不會,就是對煉丹和煉製各種符頗有興趣,不知小友可願跟我喝杯茶。”

葉凡看了他一眼,有幾分猶豫。

煉製丹藥他也會,隻不過在這個武道世界裡,懂得煉製丹藥的人不錯,基本都是每個宗門必搶的人才。

眼前這個或許是個人才,北鬥宗缺乏人才,他不想錯過,但他很擔心宗門之人的安危,總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前輩,我住在浩瀚酒樓,你隨時可以去找我,不過我現在真的冇時間,我先走了。”

不管他的阻攔,快速離開。

第一時間回到酒樓,冇有看到有人回來。

前往附近的酒樓,看到簫柔急匆匆的帶著住在這裡的北鬥宗的人出來。

“宗……葉醫生,不好了,我們的人被人伏擊。”

葉凡臉色微變。

果然出事了。

南山宗、長甘宗不會那麼安份的,果然搞事。

“在哪裡?”

“應天大街,跟我來。”

眾人急匆匆趕過去,葉凡給兩位組長一張資訊符。

“這是我剛剛煉製的資訊符,以後有什麼情況用資訊符告知我,我會第一時間趕到,咱們的仇人很多,事事都要小心。”

“葉醫生,你還會煉符?”

“會一點!”

應天大街!

十幾個武者相鬥,其中一名手持長槍的武者最為凶猛,槍出如龍,一槍挑去,殺芒如閃電,刺穿一名北鬥宗弟子的心臟。

手一抖,身體炸裂,血肉橫飛,濺得到處都是。

“蕭晴天……”

北鬥宗弟子驚恐叫喚,充滿怒火,可惜早已身受重傷,完全不敵。

持槍男子眼眸如刀,看著地上躺著的五六具屍體,還有七八個重傷之人,說道:

“你們北鬥宗不是很狂嗎?就這點實力?那就全都給我死吧。”

他身邊還有其他武者。

同時出手。

北鬥宗弟子完全冇有招架的能力。

噗噗……

一朵朵血花綻放在空中,染紅了空氣,連照耀下的月光都變得淡紅。

圍觀的人很多!

冇有一個人上前阻止!

“這些是長甘宗和南山宗的人吧?出手太狠了。”

“難道你不知道北鬥宗對南山宗做了什麼嗎?殺了南山宗四長老的兒子,掛在宗門示眾三天,南山宗能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