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臉頰冷漠,目光掃視,逐漸收斂氣息,讓北鬥宗弟子收屍,說道:

“南山宗和長甘宗,饒鵬池是我殺的,有本事來找我,我叫葉玄,隨時恭候你們的到來,若再發生這樣的事,我會踏破山門,屠儘你們宗門所有人。”

“還有在場的諸位,你們若是想這我北鬥宗好欺負,儘管來,來多少殺多少,記住了,我叫葉玄。”

“走!”

帶著人離開。

留下眾人在這裡議論。

“葉玄?聽說北鬥宗宗主叫葉凡,難道兩人是兄弟?”

“這個北鬥宗還真是狂,公然叫板南山宗和長甘宗,這是不打算留下談判的餘地了嗎?”

“螻蟻要反抗,這將是一個勵誌的故事,不過失敗的概率是百分百,九下宗的威嚴豈能容人隨意玷汙。”

此刻!

某處閣樓站著一位青年,看向下方,嘴角微微一揚,淡淡的說道:

“北鬥宗葉玄,我記住你了。”

“少主,葉玄走不掉了,長甘宗高國豪來了。”站在旁邊的武者看嚮應天大街的遠方。

一位中年男子奔襲而來,速度極快,掠過路人都被掀飛,來勢洶洶,直奔葉凡等人過來。

青年嘴角一揚,說道:

“哦?饒鵬池的舅舅高國豪,陸地神仙高手,冇想到他居然出現了,真是越來越精彩了。”

呼!

高國豪已經攔截在葉凡等人離去的前方,手持一把長槍,整個人爆發出恐怖的氣勢,周圍的人趕緊躲避。

冇一會兒功夫,整條應天大街上已經空無一人,隻留下北鬥宗諸人和高國豪。

陸地神仙級彆的高手出動,他們靠近就會被波及,躲避還來不及呢。

“陸地神仙武者!”

葉凡盯著前方的中年男子,眼眸冰冷,聲音低沉,道:

“來得正好,我心中的怒火還冇發泄完,你們退後,我殺了他!”

北鬥宗弟子紛紛退後,他們無法參與到這個級彆的戰鬥,同時也並未擔心宗主的安危,如果連宗主都敗了的話,他們就冇有活命的機會了。

宗主可是擊敗過入道境中期餘美茜的人,實力強悍,對宗主有絕對的信心。

高高的城牆之上,站著兩個人,分彆是萬朝城城主和一名女子。

“大哥,高國豪要出手,不阻止嗎?”

城主緩緩說道:“葉凡可是擊敗了餘美茜的存在,單憑一個高國豪殺不了他,咱們先看看再說。”

兩位都是萬朝城的高層,站在製高點,居高臨下,對於各大宗門強者的實力也都是比較清楚的。

他們一直都在關注應天大街的戰鬥,看到葉凡親自斬殺南山宗和長甘宗弟子,那手段乾淨利落、絲毫不拖泥帶水。

“大哥,你覺得葉凡會殺高國豪嗎?”

城主說道:“三妹,高國豪現在不能死,他怎麼說也是長甘宗的高層,帶隊來到咱們萬朝城,在我們的地盤,不能讓這樣的事發生,不過看他們鬥一鬥還是可以的。”

應天大街是萬朝城的主乾道之一,無論白天還是夜晚都聚集很多人,此刻卻空蕩蕩。

一輪皓月當空,銀白色的月光輕撫大地,很似溫柔。

看不到儘頭的大街上。

葉凡和高國豪相距五十米左右,兩人身上都瀰漫殺機,爆發出恐怖的氣勢,一人持槍、一人持尺。

眼眸如刀、充滿殺意。

嗡!

長槍迸發出恐怖的氣勢,路邊的攤位都被掀飛,周圍颶風狂起。

“北鬥宗的強者,你敢當街殺我長甘宗弟子,我要你血濺十步,拿你的人頭祭奠他們的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