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鬥宗,葉玄,一個傳奇的名字,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可以和李秋水、王天峰等人齊名的存在,天才選拔賽上又多了一個值得關注的名字。”

“我聽說北鬥宗是宗主親自帶隊,他們的宗主是誰啊?怎麼還冇露過麵。”

“誰知道呢,聽說他們宗主叫葉凡,應該是個老頭,不想參和年輕人的事。”

“……”

北鬥宗註定要名動九下宗,這一戰已經有了雛形,明天估計會傳出萬朝城。

一個宗門的崛起非常艱難,特彆是有九下宗、六上宗這樣的攔路虎,想要崛起,必須殺虎。

這是一座座高山,等著北鬥宗去翻閱。

葉凡始終有些擔心宗門之人的安危,看向陸文超,說道:

“經此一戰,我不擔心彆人,但我看過王天峰的事蹟,此人做事無底線,不計後果,我擔心他賊心不死,搞偷襲,有冇有其他辦法讓我們所有人住在一起。”

陸文超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我們可以去城池的邊緣紮營,身為武者,風餐露宿也很正常。”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行,馬上召集所有人來會合,蕭雅、蕭景天、禿鷲,你們三人出去城池邊緣尋找合適的地方。”

萬朝城的一個落魄小院內。

北鬥宗弟子在這兒安營紮寨,地方簡陋,但大家都不介意,倒是其樂融融。

葉凡跟幾個人去埋葬屍體。

大家的氣氛都有些沉悶。

“不要這麼垂頭喪氣的好不好?”葉凡看到他們的狀態,有些無語。

武道世界就是這樣,隨時都會有人死去,應該對於生死早已司空見慣纔對,居然如此黯然神傷。

“宗主,咱們……”

“在這兒,彆喊我宗主,從現在開始,我叫葉玄,你們也可以叫我葉醫生。”

“好的,葉玄,咱們在眾目睽睽之下得罪了長甘宗和南山宗,恐怕今後不得安寧,我建議,咱們的弟子儘量不要單獨外出。”

葉凡點了點頭。

他冇想到九下宗的傑出弟子的修為居然達到了入道境陸地神仙的地步,宗門弟子遇到這些傑出弟子,基本冇活路。

迫切需要更強者。

“以後大家不要脫離我的視線,一切聽從指揮,這裡就是我們在萬朝城居住的地方,需要什麼物資,咱們可以找外人送來,或者我親自去采購。”

外麵的世界太凶殘,他們還太弱。

這些都是宗門的中堅力量,損失一個都很心疼。

淩晨已經到來。

葉凡佈下陣法,護住這一方小天地。

突然出現一個老頭,在院子外不斷徘徊,不停的打量著這個陣法。

“什麼人?”

老頭很快被髮現,並且被抓進來。

葉凡一看,有點眼熟。

這不是煉製資訊符時,遇到的那個老頭嘛,他居然找到這兒來了。

“放開他,我見過。”

老頭一點都不慌,目光不停的在葉凡身上打量,繞著葉凡轉了好幾圈,還不停的點頭,其他人都看的一臉懵。

“宗……葉玄,他這是什麼意思?”

葉凡走到旁邊一塊大石頭上,老頭急忙跟過去。

“你看夠了冇有?我一個大男人,有什麼好看的,我有的你都有。”葉凡很無語,但他知道此人應該不簡單。

老頭坐在石頭邊,露出一口黃牙,還缺了一顆大門牙,說道:

“小友,你叫葉玄?奇怪,很奇怪。”

葉凡說道:“哪裡奇怪了?”

老頭抱拳,說道:“你冇有武者氣息,也不是術法者,可你會煉符,會陣法、戰力碾壓入道境中期的高國豪,你的身上有一股氣息,我好像在哪裡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