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頭使勁回憶,但就是想不起來。

不停的抓著臟兮兮的頭髮,比蒼龍還要臟,還要不修邊幅。

“你到底要乾嘛?”葉凡有點不耐煩了。

“小友,我想跟你切磋一些術法,如何?”

“好呀!”

葉凡站起來,單手五指擺動,一個小小的封印出現在手掌心,對上空,之前佈置好的陣法閃爍著光芒。

無形中一股力量壓製下來,彙聚在老頭的身上。

他臉色微變,雙手快速結印,猛然一拍地下,一股颶風激盪起來,禿鷲等人急忙後退,頓時有些驚訝。

老頭看起來有點普通,武道修為應該不算高,可這股壓迫感讓人有點詫異。

隱藏實力?

一個巨大的封印出現在地上,以老頭為中心,升騰起一股反抗之力,引動腳下大地之力,居然徹底抵消來自陣法的壓製。

葉凡有點詫異!

這是修仙者才能做到的,他……

更令他驚訝的還在發生。

巨大的封印居然升騰起一個陣法,自然凝聚而成。

這可不是一般的術法者能夠做到的。

要是到武道世界的術法者佈陣很依賴地勢地脈,對地理位置的要求極高,唯有修仙者可以無視地勢地脈,抬手佈陣。

這位老人做到了。

“前輩,你……你是……修仙者?”

“噓!”老人急忙做了噓聲,收斂封印,陣法消失,不停的打量葉凡,雙眼有點泛紅,說道:

“冇想到你真的是師弟,看來師父成功了,他真的成功了。”

葉凡震驚!

很明顯,老人也看出來他是修仙者,剛剛的術法切磋就是要驗證他的身份。

“家師可是袁天師?”

葉凡點了點頭。

老人終於忍不住,眼淚流下來,不停的咽哽,說道:

“我……我是你的師兄呀,我是毛蛋,我是毛蛋呀。”

葉凡一臉懵!

從未聽師父說過自己有個徒弟叫毛蛋,這名字起的也太隨意了吧。

老人看他的表情,說道:

“師父冇跟你提起過我?以前師父還在天師府到時候,我就跟在師父身邊打下手,我第一次見到你煉符,我就有點懷疑,看到你在應天大街的大戰,我更加確定,你肯定是修仙者,這個世界上唯一能修仙的,肯定跟師父有關。”

“師弟,你不知道我不要緊,師父他老人家還好嗎?”

在場眾人有點懵!

突然冒出個師兄出來,看起來並不強,實力不明,看起來有點臟兮兮,像是路邊流浪的乞丐。

葉凡可以確定他應該是跟師父有關,或許他說的是真的,但他的修仙之法並不純正,應該還冇達到修仙的地步。

形態不對!

“挺好的,你是以前在天師府跟著師父的弟子?你怎麼變成這樣了?”

老頭歎了口氣,陷入回憶,久遠的記憶不斷湧上來,眼眶泛紅,淚花也落下來。

良久之後!

“我們一種弟子跟著師父專研修仙之術,卻屢屢失敗,那個時候,我們私底下都在懷疑這個世上真的有修仙之術嗎?”

“不過師父兩耳不聞窗外事,很認真,很執著,偶爾他會外出,不過都是為了尋找修仙之法,又一次他回來之後,突然要離開天師府,具體原因也不說,也不讓我們跟隨。”

“師父離開後,天師府就留下我們,我們想要繼承師父的衣缽,本來就有不少人質疑,起了內訌,不少人離開天師府,也有人不再參與研究,我是堅持最久的一個人,但冇有師父,完全冇有頭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