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微微一愣,能將這件事說出來,說明這人是個知恩圖報的人,道:

“多謝,我北鬥宗冇那麼輕易就被打敗的。”

說完,走了。

武建華趕緊跟上。

吳昊看著依舊躺在地上的雷坤,又看向離去的葉凡兩人,道:

“雷坤,你說這葉玄是個什麼樣的人?”

雷坤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他救了我的命,他就是我的恩人,反正長甘宗已經容不下我,如果不能加入六上宗,我想還葉玄一個人情。”

吳昊有些著急了,說道:

“咱們長甘宗已經和北鬥宗結下仇怨,你彆亂來,這個時候加入北鬥宗,不是說明咱們早就叛宗了嗎?”

“嗬嗬!”雷坤冷笑,說道:“從剛纔我們被髮現的那一刻起,我們已經註定要被宗門拋棄,如今我們回去,隻會被處以極刑,掛屍示眾,自從師父死了,我受到的待遇,你都看到了。”

吳昊歎了口氣。

原本吳昊也是宗門的一個天之驕子,他有一個很強的師父在背後撐腰,他的天賦隻會成為宗門的驕傲。

可惜他的師父在一次執行任務中被殺,從此他便遭受到其他人的排斥。

————————

葉凡回到比武場。

巨大的擂台上站著的是禿鷲,渾身是血,不過戰意高昂,很明顯剛剛贏了一局。

“現在什麼情況?”葉凡問了一句。

陸文超說道:“禿鷲剛贏了一句,不過他打算守擂。”

葉凡冇有意見。

禿鷲至今還未真正踏上修仙之路,還未達到煉氣期,不過已經接近,就差臨門一腳,他需要戰鬥。

“北鬥宗禿鷲守擂,何人來戰?”禿鷲目光掃視,大聲說道。

“我來!”

一道聲音傳來,一道黑影快速衝上去。

“南山宗管齊林,丹勁初期。”

管齊林手持長劍,劍光耀眼,劍氣已經激盪出來,眼眸中蘊含殺意,道:

“北鬥宗弟子,必死!”

話畢,利劍鋒芒,揮動劍式,這是《終南劍式》,餘美茜曾經施展出來過,不過眼前此人施展出來的劍式跟餘美茜相比,相差甚遠。

禿鷲眼中也是帶著殺意,手中短刀極為鋒芒,一個箭步衝上來,宛若猛虎出山,呼嘯而來。

鏘鏘!

星火激射,兩人快速分開,退後幾步。

相比之下,禿鷲似乎更有技巧。

冇有任何的遲疑,快速轉身,再次橫著手臂,切過去。

管齊林的反應也夠快,劍勢磅礴,轟然斬去。

兩人打得難捨難分。

外麵的宗門對於北鬥宗充滿好奇,最近關於北鬥宗的傳聞有點多。

寧舊澗的觀戰閣樓內。

中年貴婦眼眸緊緊的盯著禿鷲,生怕錯過任何一個細節,感應著戰場上禿鷲的變化,以及他周邊的空氣流動。

李秋水站在旁邊,也緊緊盯著,說道:

“師叔,這位冇有楚明月強,根據您之前的推斷,楚明月可能是修仙者煉氣初期,那麼這位……”

中年貴婦猶豫了片刻,轉頭看向一旁的秦傾城,說道:

“她也冇有楚明月強,不過她比一般的武者都要強,或許在煉氣期之前,他們還有其他修仙境界。”

目光看向禿鷲,在這場持久戰中,禿鷲落了下風,被對手逼得節節敗退,不過他的戰意卻是越來越濃鬱,好幾次被逼到絕境,依舊找到縫隙反轉。

“這個禿鷲的戰鬥經驗極為豐富,應該是有專門研究過的,按理說,他應該已經敗了,他的毅力和反應速度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此人天賦極為優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