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傾城暗中為禿鷲加油,說道:

“師叔,禿鷲以前可是守衛祖國邊境的戰士,屬於世俗界的頂尖高手,一生都在戰鬥中,這種人就是從世俗十四億人中挑選出來的最強天賦,即使是我們很多人的戰鬥經驗都不一定比他強。”

秦傾城在世俗也是一個女強人,對於世俗的很多普通人接觸不到的領域都有瞭解。

鎮國使在世俗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擁有殺生權。

祖國的國泰民安是鎮國使給予的,他們在邊境砥礪前行、擊殺一切可能潛在的危機。

而且他們要做一輩子的無名英雄,不會被世人銘記,世俗查不到他們任何資訊,早已登出戶籍。

他們值得任何人敬佩和尊重。

不過武道世界不一樣,鎮國使的權利在這邊得不到庇佑。

中年貴婦聽到秦傾城所說,眼眸一凝,很明顯,她對於鎮國使也是有所瞭解的,道:

“怪不得,麵對丹勁武者的強烈攻勢能夠撐到現在,之前甚至殺了一名,不愧為鎮國使。”

心中由衷的感歎,不過戰局不斷在轉變,禿鷲的劣勢越來越明顯,說道:

“他能撐到現在已經是儘最大的努力了,希望他不會死吧。”

禿鷲的身上多了五條血口,身上的衣服早已被血液浸濕,臉色略顯蒼白,敵人又一劍殺來,劍勢雖然冇有剛開始的時候凶猛,但此刻的禿鷲也難以抵擋。

絕對不能放棄。

引動周圍稀薄的靈氣,瘋狂的吸收,儘管很少,但他從未間斷,靈氣彙聚丹田,轉化成為真氣。

“燃我靈魂,築我戰意,縱橫邊疆、殺儘一切入侵者;灑我熱血、拋我頭顱,守衛家國、拚儘最後一滴鮮血……”

麵對這次已經無法反抗的一劍。

他的腦海中出現了曾經馳騁邊疆的畫麵,守家衛國,浴血殺敵,和隊友們無間合作,一起唱著戰歌,掠殺敵人的場景。

不斷的激發體內更大的潛能。

不自覺的唱了出來。

鏘!

利劍已經斬殺過來。

手中短刀擋過去,無儘星火在不斷激射,劍勢不斷碾壓,就要劃到他的胸口。

“北鬥宗、給我死……”

管齊林的氣勢強勢攀升,已經在拚儘全力,充滿殺意,必須殺掉。

砰!

禿鷲依舊在抗爭,一隻腳跪倒在地,但他不願意放棄,憋得臉頰通紅,青筋突起,嘴角溢血,眼睛大瞪。

終於,劍尖觸碰到胸口,一條血液流淌下來……

觀眾席的氣氛很緊張,北鬥宗眾人也很緊張。

葉凡也不例外。

不過比賽規則說明,戰場上,任何外人不得插手戰局,不然葉凡此刻就要出手。

禿鷲一直都是葉凡的左右手,跟隨相伴過來。

看到這一幕,北鬥宗眾人都緊張到極點。

禿鷲吟唱戰歌,憋得臉頰猙獰、通紅,戰意未曾減弱,抵抗殺來長劍。

劍尖已經劃破了胸口皮膚,滾燙的血液流淌出來。

拚儘最後一絲力氣,體內丹田飛速運轉,真氣在體內發生實質性的變化,他冇有多想,隻想著在這一劍下活下來。

管齊林嘴角得意,劍勢強勢,不斷碾壓而下。

“死!”

再度增強劍勢,拚儘全力。

驟然間!

嗡!

一股磅礴的氣勢轟然從禿鷲的體內爆炸出來。

掀起周圍的氣浪,如同決堤的大壩傾瀉而出,噴湧出無窮的力量、天地之力如河流灌入,四肢百骸似乎在這一瞬間得到了極儘昇華。

腦海中湧入某種氣流,貫徹洗滌,異常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