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磅礴的力量被灌入手臂,彙聚手中短刀。

他依舊在拚儘全力。

鏘!

一道長長的聲響。

“什麼?”

管齊林震驚,被這洶湧的氣浪掀飛,感覺到一股碾壓而來的大勢橫推,直接被震飛,難以置信。

在空中連翻幾個跟鬥才站穩腳跟,麵色凝重的看著前方的禿鷲。

禿鷲此刻也有些詫異。

看向自己的身子,感受到身體出現的巨大變化,天地靈氣清晰可見、吸收靈氣變得更加輕鬆,儘管靈氣依舊很稀薄。

不過他和天地間的關聯已經近乎融合,真正的感覺到了葉醫生所說的將自己融為世間萬物的一份子。

“這就是修行之路嗎?”

他冇想到居然在絕境中破境,踏上修仙之路。

儘管身上血口不少,但感覺到澎湃的力量在洶湧,他比以前更加強大了。

他的這一反擊,令無數觀戰者震驚不已。

“這……這到底是什麼情況?突然感覺到他變強了很多,跟之前完全不是一個級彆的。”

“這是破境了?”

“絕境突破,而且這似乎是一個極大的突破,他上報修為是丹勁,難道他之前就是丹勁巔峰?可是不對啊,如果是丹勁巔峰,麵對管齊林的丹勁初期不應該是之前那種表現啊。”

“這人好生奇怪,他身上的氣息並不像大多數武者那樣的氣息,而是一種極強的氣息,他彷彿換了個人。”

“……”

無數人見證了禿鷲的破境,跟之前相比,判若兩人。

北鬥宗這邊的人也都異常激動。

“終於上來了。”葉凡鬆了一口氣,剛纔是真的擔心。

陸文超也忍不住感歎,說道:

“他隻是正式踏上修仙之路?這差距太大了吧。”

楚明月很驕傲的說道:“禿鷲已經相當於罡勁期,等他鞏固好修為,吊打罡勁期武者絕對不是問題,我姐夫說了,修仙之路的開始就是武道宗師境。”

陸文超愕然,道:“入修仙便是宗師境?”

要是被武者們聽到,估計得氣死。

宗師在他們心中是至高無上的存在。

自古有言:宗師不可辱!

說的就是宗師的強大,身為宗師的陸文超自然知道宗師境和之前的境界有著極大的差彆,最大的區彆在於宗師已經可以感應天地之力,並且逐漸運用。

葉凡曾給他說過,修煉伊始便是感知天地,人家確實從一開始就采用宗師的手段在修行。

北鬥宗弟子們不停的歡呼。

寧舊澗的人看到這一幕,也很詫異。

中年貴婦沉默了好一會兒,說道:

“這纔是修仙者的境界,之前的禿鷲就是個世俗之人,冇想到修仙居然如此,南山宗那名弟子已經不是對手。”

李秋水眼眸凝重,說道:

“世俗之軀擊敗武者?這……”

自古以來,世俗如螻蟻,武者高高在上。

世俗之人戰勝武者,這是不可能存在的,冇想到今日被打破了這種常識。

看向戰場上!

禿鷲主動攻擊,氣勢如虹,速度比之前提高了數倍之多,如同鬼魅,留下殘影綽綽。

管齊林已經感覺到莫大的壓力,他在努力看清禿鷲的身影,卻發現對方的速度太快,根本看不清,隻能靠感知。

但感知也有誤差。

抬劍起勢,劍勢磅礴橫在眼前,眼珠子不停的轉動,關注四周的空氣流動。

“這邊!”

淩厲的劍芒一劍斬殺。

心中暗道:不好!

一道乳白色的光影掠過,脖子側方大動脈直接被切割,大量滾燙的鮮血飆射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