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哲聖嘴角冷笑,笑他不識貨,笑他冇見過世麵,驕傲的說道:

“你可曾聽過樓蘭遺址?”

葉凡點了點頭。

他繼續說道:“樓蘭遺址曆史悠久,據說那個時期修行者盛行,幾乎冇有世俗之人,這塊銅片看著普通,卻充滿古韻,蘊含那個年代的氣息,如果運用得當,肯定會大有所為,這可是我宗門前輩花了很大力氣才得來的。”

葉凡伸手過去,觸摸了一下。

頓時光彩旺盛,綻放出濃鬱的靈氣,甚至將周圍都包裹了,還有一股磅礴的氣勢橫衝而出。

趕緊收手,退後幾步。

露出驚訝的神色,剛剛他這是注入一縷靈氣,冇想到居然觸發了裡麵附著在銅片的威嚴,那種古老的威嚴留存至今,必定是某位超級強者曾經帶在身上的。

“你……你做了什麼?”韓哲聖也很詫異。

他知道這塊銅片很不凡,但一直不知道打開的辦法,嘗試了各種方式都冇能激發出任何的反應。

冇想到葉凡輕輕觸摸居然綻放出如此強盛的光芒,那股威嚴連他都害怕,若不是威嚴隨著葉凡脫離,很快散去,他都要丟出去。

不僅他詫異,天涯淵觀戰閣樓上的人也詫異。

從遺址中撿回來的東西,絕對不會普通,隻是有些東西他們不知如何使用,這塊銅片便是其中之一。

韓哲聖天賦極佳,悟性極好,便要給他隨身攜帶,說不定什麼時候能感悟出來。

葉凡說道:“我就是摸了一下,不過它應該就是個殘缺的碎片,或許是古代的煉丹爐碎片,冇什麼用。”

韓哲聖總感覺這塊銅片內有玄機,注入勁氣,卻完全冇有反應,說道:

“我就以這塊銅片滿足你的條件,你可敢與我一戰?”

葉凡有些猶豫,有些勉強,說道:

“我很貴的,這塊銅片冇啥用,你還有什麼寶貝,都拿出來看看唄!”

“你……”韓哲聖有些無語,緩了緩,說道:

“身為武者,你三番兩次的拒絕一名武者的挑戰,你的武者風骨呢?不敢接受我的挑戰,難道是怕被我殺?”

葉凡冷笑,說道:“激將法對我冇用,你要是冇有什麼好寶貝,那我回去了,我跟你又不熟,跟你又冇有仇,打個什麼勁啊!”

說著,就要走出戰場。

“額……”韓哲聖直接無語。

這人還真是不按套路出牌。

大庭廣眾之下被人拒絕,多少有點丟麵兒。

拿出一株小樹,散發著清香、瀰漫在整個戰場上,甚至連觀眾席的人都聞到香味,那種沁人心扉的通透感。

這對修行者來說絕對是強大的輔助。

葉凡都忍不住停下腳步,轉身,看去,說道:

“青妙茶樹?”

這可是好東西。

據說十年長一片葉子,用來泡茶,可以伐筋洗髓,洗滌體內汙垢,使得修行者事半功倍,亦可坐在茶樹邊上修行,聞著氣味也是可以幫助修行的。

他拿出的這株已經長了七片葉子,也算是有些年頭了。

年頭越久越好,藥效杠杠的。

若是給修為低下的人使用,那效果更加顯著。

九下宗、六上宗、三仙門這些強大的宗門,之所以能強者如林,不僅是因為他們挑選的弟子都是天賦極好,還有很多適合的輔助靈藥,這一切都是必不可少的。

韓哲聖很自信的說道:

“你若是贏了我,這青妙茶樹和這塊銅片歸你,如果你被我殺了,下一步,我會殺儘你北鬥宗。”

葉凡說道:“你的意思是我隻能贏你,不能殺你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