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哲聖嘴角一揚,說道:“咱們這不是在談條件的嘛,你如果能拿出等價的寶物,那你也可以殺我。”

葉凡說道:“我覺得你是在怕我,你覺得自己打不過我,先留一條退路,你怕死。”

韓哲聖嘴角冷笑,說道:

“我三歲進百獸山屠殺野獸時,你還在吃奶,我五歲斬殺妖獸,七歲和十幾隻野獸肉搏,你還不知道在乾什麼,我會怕你?你在開玩笑吧?”

“你可以提條件,我也可以提條件,如果你不答應,我不打算再拿出寶物,想殺你的人不止我一個,我隻是第一個站出來的而已。”

葉凡猶豫了一會兒。

在這裡太多人想要他死,想要滅掉北鬥宗所有人。

“你來自天涯淵,我們無冤無仇,你為何要殺我?”

韓哲聖眼眸中閃過一縷殺機,言語變得冰冷,說道:

“饒鵬池是我表弟,你殺了他,我這個當哥哥的總得做點什麼吧。”

葉凡眉頭一皺,說道:“表弟?我查了饒鵬池的親戚關係表,好像冇有你。”

韓哲聖說道:“我祖母那一輩的。”

“……”葉凡直接無語。

那得多遠的表親啊,這都還在認?

“行,就這兩樣寶物,我跟你打一架。”

“師父,韓師兄他居然拿青妙茶樹當賭注,咱們整個宗門也就五株,這代價是不是太大了。”

一位年輕弟子意見很大。

天涯淵的眾多弟子都覺得這是一個虧本買賣。

中年男子卻很平靜,他是看著韓哲聖一路成長起來的,天賦屬於極佳的那種,甚至已經超越不少長輩,隻要給他時間,未來必定成為宗門的一大利器。

而且他並不認為眼前這位北鬥宗弟子能打贏韓哲聖,因此並不擔心,道:

“無礙,難道你們對他冇有信心嗎?”

“我承認韓師兄很強,可這個葉玄也不弱,他可是擊敗了高國豪,若不是陳城主出手阻止,高國豪現在已經是一具屍體,韓師兄是不是有點輕敵了。”

師父看了他一眼,眼眸有點冰冷,說道:

“好好看著,不懂彆說話。”

天涯淵弟子不再說話。

戰場上!

韓哲聖收起寶物,拿出一把大刀,刀威震震,刀鋒尖銳,刀身上刻著某些圖文,有一種古樸的氣息傳來。

起勢,刀氣縱橫而走,周圍的空氣似乎都被壓製,切割。

一頭長髮在狂舞,空間都變得有些壓抑起來。

“此刀名為弑獸,站在我麵前的任何生靈都是我要獵殺的妖獸,你就是我的獵物,它伴隨我深入百獸山,屠殺過百獸之王,沾染無數生靈的鮮血,你將會成為弑獸的燃料之一。”

這把刀確實很不錯。

葉凡看得出來,這刀跟平時見到的不一樣,帶著一股強大的氣息,隨時都可以爆發出來。

好的兵器需要在強者手中才能發揮出更強的威能,不然隻是浪費。

此刀被韓哲聖拿在手中,很是趁手。

“吼!”

體內發出一聲猛獸的咆哮,整個人的氣勢變得更加磅礴,氣勢恢宏、刀氣更強,雙眸如刀刃,猛然衝過來。

如深山狂獸襲來,腳下被踩出深深的腳印。

揮動大刀,刀威恢宏、頗有橫推一切的大勢。

若非有防禦大陣護住戰場,在觀眾席上的人們會感受到這恐怖的刀威。

而此刻,葉凡確實感受到了強大的刀威奔襲而來,磅礴、澎湃、洶湧、如同深海狂嘯,鋪天蓋地而來。

“入道境初期。”

葉凡一眼看出他的修為,相較於李秋水,儘管同屬一個境界,但此人更強一些,他的刀法中充滿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