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飛沙走石,灰塵瀰漫。

無數人驚呼,紛紛站起來,欲要看清戰場情況。

塵土消散。

看清情況。

韓哲聖躺在一個地下,身下凹陷進去一個人形,雙手扶著大刀,擋在身前,臉色慘白如紙,如同死人,雙眼呆滯,一動不動。

就在那一瞬間!

他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傳遍全身,那一道劍芒已經逼近心臟,不過葉玄及時收回,否則他現在已經是一具屍體。

葉凡就站在旁邊,一臉平靜。

嗖!

一道身影快速衝進戰場,是一個老頭,身上的衣服都是獸毛製作,看起來十分珍貴,眼眸看向葉凡時,帶著一縷殺機。

葉凡絲毫不擔心他會出手。

這是萬朝城的地盤,比武規則有明說,戰場之內,外人不得插手。

老頭很快將目光看向韓哲聖,看到人未死,鬆了一口氣,將人摳出來,就要帶走。

葉凡伸手攔住。

老人的眼眸銳利,閃過寒芒,盯著他。

葉凡不慌,道:“把東西留下。”

老人猶豫了片刻,目光環顧四周。

眾目睽睽,若是耍賴,必定會影響到聲譽,從韓哲聖身上取出銅片和青妙茶樹,說道:

“你應該清楚,你們北鬥宗已經得罪了長甘宗和南山宗,你確定要拿走我天涯淵的東西?”

葉凡很無所謂,提高嗓音,說道:

“怎麼?你這是打算耍賴?我不想跟他打的,是他偏要主動挑戰我,現在我贏了,你們要耍賴嗎?”

“你們可是大名鼎鼎的九下宗之一,難道九下宗就這種信譽?你要是不想給,我也認了,誰讓我們隻是小宗門呢。”

聲音如雷貫耳,就是要說給所有人聽的。

三言兩語把九下宗和下麵眾多中門拉到對立麵,將九下宗的信譽施加在天涯淵之上,一旦他耍賴,必定會引起信任危機。

其他九下宗也會被連累。

老頭氣得跳腳,這傢夥還真會利用人性,略有心機。

儘量沉住氣,說道:

“你可以選擇主動放棄,至少這場戰鬥的恩怨,我天涯淵可以不追究。”

葉凡再一次大聲說道:

“大夥都聽聽,這就是大宗門天涯淵的架勢,高高在上,欺負我們小宗門,你這是在威脅我……你就是威脅我們小宗門……”

“要我主動放棄,憑什麼啊?我憑自己的本事贏來的東西,不想給了是不?還想耍賴,還想不擔責,哪有這樣的好事,你給不給?整個武道世界的人都在看著呢。”

老頭氣得咬牙。

這傢夥就是故意的。

把銅片和青妙茶樹丟過去,眼眸中的殺機絲毫不掩飾,說道:

“戰場之內,我不動手,戰場之外,我會取回來。”

葉凡拿著兩個寶物,心裡樂開了花,隨意說道:

“隻要你有本事,我等你來取!”

老頭冷哼一聲,帶著韓哲聖下去了。

葉凡也準備離開,突然從南山宗傳來聲音:

“葉玄,你是否選擇守擂?”

葉凡看過去,是王天峰,南山宗最傑出的瘋子,說道:

“你要挑戰我?”

王天峰大聲說道:“不錯,強者應該和強者對碰,你敢接受我的挑戰嗎?”

葉凡冷笑,說道:“你還真是王婆賣瓜,自賣自誇,你是強者嗎?我並不覺得,你在我看來就是一個不堪一擊的弱者。”

“你……”王天峰一下子怒了,縱身一躍,直接上戰場,渾身爆發出磅礴的氣勢,拔出一把巨斧,大聲說道:

“我要戰你!”

葉凡滿不在乎的說道:“誰說要跟你打了,我纔不打,你有冇有寶物給我,跟你打,浪費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