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著,就要下去。

“你……你站住,難道你連接受我的挑戰的勇氣都冇有嗎?”王天峰充滿挑釁的說道。

葉凡冷笑,道:“傻逼!”

隨即走出去了。

隻留下王天峰一人在戰場上被氣得臉色鐵青。

“你罵我?你等等,我有寶物……”

他從未見過這麼冇有風骨的武者,一定要寶物纔會接受挑戰。

無奈隻能拿出寶物。

可葉凡還是毫不回頭的離開了戰場。

“葉玄,你……我一定會殺了你的。”

葉凡徹底消失在他的視野中。

氣得他跺腳,怒火燃燒,殺意瀰漫。

觀眾席上的人都為他感覺到尷尬。

而大家都知道,讓王瘋子難堪是一件很可怕的事,他的瘋狂行為往往都會讓你後悔。

這時!

主持人站出來,說道:“王天峰,你不用上去了,接下來輪到你的比武,有請王天峰的對手——嘉景宗範源。”

一位青年手持利劍、飄然落在戰場上。

葉凡已經回到北鬥宗的閣樓上。

“姐夫,牛逼,哈哈哈,打得韓哲聖毫無脾氣。”楚明月開心的笑了起來,拿出一個戒指,說道:

“我給你拿回來了。”

葉凡接過戒指,注入靈氣,戒指便和他有了感應,戴在手上,把銅片丟進去,看著手上的青妙茶樹,說道:

“我們還需要一個可以存放活物的空間類寶物。”

說這話時,目光看向範源,他身上就有。

陸文超說道:“這場比武是今天最後一場了,宗主,我有個想法。”

“說!”

“咱們北鬥宗資源匱乏,這裡有不少好東西,包括賭池裡的,雖然有些東西對修為高的人冇用,但咱們宗門很多人修為不高,咱們籌備資金,大量拋賭,得豐富資源。”

“這是個不錯的想法!”

說話的不是葉凡,而是李秋水。

她來了,

一身淡藍色的古裝,邁著輕盈的步伐走過來。

北鬥宗眾多弟子紛紛看過來。

他們都不知道寧舊澗李秋水為何會在應天大街幫助他們,但也不敢問。

李秋水看著葉凡手中的青妙茶樹,說道:

“恭喜你取得勝利,怎麼不放起來。”

葉凡苦笑,說道:“這不冇地方放嘛,我聽說你跟範源挺熟的,他身上是不是有一個可以存放活物的空間類寶物?”

李秋水稍微露出左手手腕,取下一個鐲子類的玩意兒,遞給他,說道:

“堂堂一宗之主,連個像樣的空間寶物都冇有,送你了。”

葉凡也不客氣,拿過來,說道:

“這麼大方啊,那我就不客氣了。”

戴在手上,注入靈氣,馬上將青妙茶樹放進去,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

這玩意兒就是好。

看著她,說道:“你不是來恭喜我的吧?”

李秋水看向戰場,兩位陸地神仙級彆的高手已經打得如火如荼,難捨難分。

王天峰的戰斧殺芒強橫霸道、大開大合,招式凶猛、似乎招招致命,無儘殺勢不斷衝擊防禦大陣。

範源的劍術也是比較罕見的,引動天地之力,揮出優美的劍式,並不比王天峰差,劍影殘光,劍勢殺芒。

兩人不斷碰撞,不分伯仲。

“我在比武戰場上殺了王天峰,算不算?”

葉凡看了一眼,說道:

“我隻要結果!”

李秋水看向戰場,開口說道:

“範源,你退出吧!”

這一道聲音引來無數人的目光,紛紛看過來。

看到李秋水在北鬥宗的閣樓上,有些詫異,開始議論紛紛。

李秋水絲毫不在意,迎接所有異樣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