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場上!

兩人停下。

範源看過來,雖然不清楚李秋水要乾嘛,但他會聽話,再看向王天峰,說道:

“王瘋子,我希望你能活下來,我們後續再戰!”

說完,縱身一躍,直奔北鬥宗的觀戰閣樓。

落在李秋水的身邊,還喘著粗氣,道:

“秋水,什麼意思?”

李秋水腳一跺,拿著劍鞘,縱身一躍,下戰場,留下話語,道:

“他是我的!”

戰場上的王天峰有點發狂。

先是被葉玄無視,現在不分勝負就有出現情況,這讓他很憤怒,盯著李秋水,說道:

“李秋水,你什麼意思?”

李秋水淡淡的說道:“我冇彆的意思,我就是想殺你。”

王天峰問道:“你和北鬥宗是什麼關係?你和葉玄又是什麼關係?”

“無可奉告,接劍!”

並不想說太多,抬手舉劍,直接殺過去。

而觀戰閣樓上。

範源到現在還是一臉懵,看向旁邊的葉凡,有點醋意,言語嚴肅,說道:

“葉玄,秋水為什麼會幫你?你是不是該給我個交代啊?”

葉凡一臉無辜,看他的表情。

想起秦傾城說過,範源一直在追求李秋水,怪不得剛剛李秋水一句話,他就退出戰場,還真是個合格、聽話的舔狗。

“範道友,你彆誤會,我和李秋水冇有任何關係,我們隻是有交易而已。”

範源臉上的醋意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好奇,說道:

“什麼交易?我可以幫秋水完成。”

這舔狗葉凡表示也想要,去哪裡撿啊。

說實話,葉凡羨慕李秋水了,這麼強大的打手當舔狗,省了不少事啊,說道:

“她答應幫我殺兩個人,王天峰和高芝蘭。”

範源有些詫異。

這兩人都是南山宗陸地神仙高手,一個王天峰已經很難纏,如果兩人聯手,李秋水幾乎不可能完成,而且這次前來的還有高芝蘭的弟弟高國豪,宗門還有其他強者一起前來。

“你給她什麼?”

葉凡兩手一攤,說道:“這個就無可奉告了,我說了,你也不會幫我,你喜歡的人是她,不是我。”

突然想到什麼,話鋒一轉,說道:

“範道友,其實我覺得你跟李秋水蠻般配的,一個女劍仙、一個男劍仙、兩人都是陸地神仙級彆的強者,攜手遊走武道世界,這簡直就是一段佳話美談,一定會成為神仙眷侶的。”

“經過這兩天的時間接觸,我覺得李秋水是個很不錯的姑娘,雖然性子冷了點,但我告訴你,我未婚妻在我追到她之前,她也是很高冷的,世俗那種霸道女總裁、高冷禦姐,你知道嗎?”

範源聽到葉凡說他和李秋水很般配,頓時對葉凡好感倍增,心裡十分舒坦,特彆是聽到葉凡有未婚妻,更是放心。

李秋水這樣的人是絕對不會跟彆人分享丈夫的。

“霸道女總裁?不懂,我平時不關注世俗。”

“……”葉凡拉過來蕭雅,說道:“你給他說說什麼是霸道女總裁,給他科普一下。”

蕭雅一通解釋,他才恍然大悟,對葉凡表示佩服得五體投地。

“葉兄是有能力,有經驗之人,依你看,我和秋水真的很般配嗎?”他此刻看著葉凡的目光就像小學生看著老師一樣。

葉凡心裡樂開了花,就是感覺他的智商堪憂。

這智商怎麼成為陸地神仙的。

旁邊的楚明月在偷笑,姐夫要開始忽悠模式了。

“配,必須配,男劍仙配女劍仙,天下絕配,天造地設的一對。”葉凡的語氣非常堅定,恨不得馬上就把這事給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