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說道:“那還是算了吧,我宗門的人的命比較重要,他在應天大街出手,已經表達了他的態度,咱們走,先去賭池看看。”

一行人跟著葉凡前往賭池。

毛蛋欲言又止,歎了口氣。

心裡就隻有宗門的人,去見一下城主,或許得到更大的幫助呢。

無奈,跟上去。

隻見葉凡等人紛紛拿出大量的金錢進行下注,全部押寶靈藥,各種靈藥不管有冇有用,全部押寶,甚至有些還冇上過場的武者都被他們押寶下去。

目前金錢對於葉凡來說是最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修行所需的靈藥,就算不認識也要押寶,萬一贏了呢,實在不行,壓兩人。

毛蛋完全看不懂師弟的操作,過於草率。

他的這一行為也把賭池的人都整懵了。

在賭池的武者們看到他們的操作也表示看不懂。

葉凡等人不想理會他們,直接離開。

葉凡領頭,陸文超斷後,路過肉鋪子,買一些吃的。

路上葉凡注意到不少敵視的目光,但隻要彆人不出手,他也不會主動出手,誰若敢來犯,必殺。

總算安全來到破舊小院,進入陣法之內。

“烤肉吃!”

大傢夥一起動手,撿來柴火,起火,起架子,烤肉,拿出好酒,開吃。

毛蛋一路跟隨到這裡,他也有得吃。

月亮逐漸升起,月光映照大地,一片祥和。

北鬥宗眾人好酒好肉,十分歡愉。

葉凡的餘光時不時看向四周,不少人在監視他們的一舉一動,總有那麼些人想要伺機而動。

“師兄,現在外麵怎麼樣?”葉凡咬著一隻羊腿,問道。

毛蛋嘴裡啃著骨頭,說道:

“還能怎麼樣,九下宗表麵和諧,實則暗鬥,宗門之間相鬥正常,昨天你們搬來這裡之後,裡麵發生了挺多事,主要是寧舊澗和南山宗、長甘宗的矛盾。寧舊澗幫助你們這件事很多人都在猜疑。”

葉凡大口喝酒,一臉享受,說道:

“鬥吧,鬥吧,最好拚個你死我活纔好,不關我們北鬥宗的事,對了,師兄,你知道半個月後,九下宗要派弟子去秘境曆練嗎?”

毛蛋看著他,說道:“聽說了,我還為此增大了很多工作量,製作了不少符,還有一些微型陣法,據說這個秘境以前冇有開采過,很多凶險之地,不過相對來說,資源會比較豐富些。”

“哪個秘境?”

毛蛋想了想,說道:“好像叫無相秘境,在單洲境內,師弟,你想去?”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師兄有辦法幫我嗎?”

毛蛋想了想,這可是師弟的請求,以後還希望師弟帶他回去見師父呢,說道:

“我跟城主說一聲,應該可以的,不過估計人數不能太多,保底十個人。”

葉凡舉起酒杯,說道:“師兄,我先謝謝了,來,走一個。”

“你們誰對無相秘境有所瞭解的,都說說。”

“無相秘境據說是寒武時期留存下來的,雖然已經過了冰河時期,但那是個武者誕生之初的時期,對於武者來說充滿誘惑,而且我覺得寒武時期也隻是剛剛過了修仙者盛行的時期,應該也會有一些修仙方麵的東西留存的。”矛盾對於無相秘境似乎挺瞭解的。

他作為一個曾經跟在袁天師鑽研修仙之術的人,對於各種秘境、遺址都有一定的考究,追尋修仙時期的足跡,這也是他們的必修課之一。

當年,他還跟在袁天師身邊時,就曾隨袁天師進入各個大凶之地、各種遺址和秘境,不過無相秘境倒是冇進去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