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有的宗師待命,除了宗主特彆交代不要讓邁克森·尼克斯出麵,其他人都得出麵。

大殿內,氣氛有點緊張。

根據訊息,南山宗會在天才選拔賽期間前來攻打北鬥宗。

白天,他們已經等了一天,卻冇有看到南山宗有任何動靜。

終於!

一位武者急忙跑進大殿內。

“報……副宗主,來了……南山宗來了。”

所有人都猛然抬頭,看向大殿之外。

雲興朝看向身邊一位弟子,道:

“馬上去通知褚良前輩,準備戰鬥。”

“是!”

這位弟子快速跑開。

他又看向兩位弟子,說道:

“馬上通知下去,修為境界達到化勁的弟子準備戰鬥,化勁以下的弟子前往後山,不得參與戰鬥。”

“是!”

早已做好準備,等候南山宗的到來。

雲興朝站起來,看向旁邊的幾位宗師,說道:

“各位,現在是我們發揮作用的時候了,宗主在外,我們要把宗門看好,咱們有天師府的術法者,事半功倍,隻許成功不許失敗!”

司羅等幾位原天虛宗的宗師有點低落,似乎不是很相信北鬥宗能抗住南山宗,並冇有像雲興朝這樣的高昂戰意。

雲興朝看著他們,說道:

“各位,既然你們已經做出選擇,那就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你們是北鬥宗的宗師,之前宗主說過,想要離開,隨時可以走,你們不走,現在你們這樣的氣勢可不好。”

宗師汪欣康說道:“副宗主,南山宗強者如林,我們雖是宗師,但饒偉兆可是陸地神仙,我總感覺咱們有種以卵擊石的感覺。”

雲興朝有些不悅,說道:

“你們是北鬥宗的護法,如果你們都這麼認為,如何領導下麵的人,如何做表率,你們要是覺得以卵擊石,我不勉強,宗主回來,我會向他稟明情況。”

“副宗主,我不是這個意思……”

雲興朝冷哼一聲,說道:

“不是最好,都去準備應戰吧。”

說著,自己走去找褚良。

關於天師府弟子的存在,宗門也就幾位高層知道,下麵的弟子都不知道。

宗門已經很熱鬨了。

南山宗弟子已經站在前麵,個個劍拔弩張,隨時殺進來的感覺。

“北鬥宗的諸位出來受死,交出七長老和饒師兄的屍體……”

“無需廢話!”饒偉兆打斷徒弟的喊話,升騰而起,手持利劍,劍芒激射數百裡,無儘劍光在月光之下照耀,璀璨流光。

劍勢磅礴如浩瀚星河,劍氣縱橫激盪方圓數公裡範圍之內。

整個人都變得仙風道骨起來,無形中的震懾力碾壓而下,他不打算留手,一劍就要斬破護宗大陣,摧毀整個北鬥宗。

下方弟子們都驚呼。

四長老一上來就使出這麼強的劍勢,跟隨來圍觀的其他小宗門之人更是震驚不已,這一道劍芒的強大壓製而下。

劍威浩蕩、劍芒眼神宛若星河之光。

北鬥宗內弟子們看到著升騰而上的男人,手持利劍的強者,都麵色凝重,似乎聞到了死亡的氣息。

“終南一劍!”

劍落,殘留一道道殘虹劍影,空氣被斬破,帶著無窮的殺傷力怒斬而下。

驟然間!

護宗大陣泛起光芒、詭異的符文不斷跳動,護宗大陣徹底亮起來,還有五個封印照耀而出,穩固陣法的強度。

噹!

劍落在陣法之上。

激射出大量的星火,強橫的劍芒不斷摩擦,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

陣法晃動,似乎都要變形。

但終究還是扛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