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毛蛋趕緊站起來,走出去,咧著嘴,露出一口黃牙,道:

“城主,您怎麼來了?”

陳恒銘看了他一眼,說道:

“大師,你跟葉凡很熟?”

毛蛋說道:“一回生二回熟,我對他們本來就冇有惡意,葉凡是個法武雙修,我們趣味相投。”

陳恒銘走進去,來到葉凡麵前。

葉凡站起來,看著他,說道:

“陳城主大駕光臨,有失遠迎,陸長老,給陳城主拿副碗筷。”

“陳城主,請坐,地方簡陋,還請見諒。”

陳城主倒是冇那麼多講究,坐在旁邊的石頭上,說道:

“葉宗主,你在龍應台一戰,很是精彩,我相信葉宗主是個有本事的人,不過我想問一下,葉宗主為何不願去見我呢?”

葉凡笑了笑,咬一口肉,說道:

“陳城主,你誤會我了,我非常想去拜訪你,但你也看到了,我的宗門弟子修為都不算高,最高的是陸文超長老,也隻是宗師境,我們又得罪了南山宗和長甘宗,估計現在跟天涯淵也結仇了,我不能離開他們呀。”

“來到陳城主的地盤,我理應前去拜訪,奈何我有心無力呀,城主,你得理解我,我還想找你聊點事呢。”

“哦?你找我有什麼事?”陳城主拿起麵前的一碗酒,一口飲儘,說道:

“葉宗主但說無妨!”

葉凡說道:“陳城主也知道,我們北鬥宗剛剛成立不久,資源匱乏,很多弟子的修為難以提升,速度太慢,我想跟你們買點靈藥。”

陳城主笑了笑,說道:“想要買靈藥,不一定要跟我們城主府買,萬朝城內有大量買賣靈藥的商鋪,你們可以前去購買,葉宗主就不要跟我拐彎抹角了吧。”

看了一眼毛蛋,說道:“大師都跟我說了,你想進無相秘境?”

葉凡笑嗬嗬的說道:“城主明察秋毫,不知道城主可願意幫忙?”

陳城主說道:“無相秘境的探索是由九下宗共同製定的,管理權也是九下宗共同管理,不是我一人說了算,目前指定的規則是唯有九下宗弟子方可進入,你們並非九下宗弟子,這個我還真決定不了。”

停頓了一會兒,說道:

“不過我倒有一個辦法。”

“什麼辦法?”

“北鬥宗整體入我萬朝城,如何?”

“哈哈哈!”葉凡笑起來,緩解這尷尬的氣氛,道:“陳城主真會開玩笑。”

“哈哈哈!”陳城主也笑了。

他知道這個條件,葉凡是不會答應的,喝一碗酒,一臉享受,說道:

“還有一個方法,我能讓你們十個人進去,那就是暫時加入我萬朝城,從秘境出來之後再脫離,這是最簡單的方法。”

葉凡沉默了一會兒。

這確實是個不錯的辦法,但宗門弟子以萬朝城的名義進入秘境探險,一切榮譽都歸於萬朝城。

他可不想乾!

“陳城主,還有其他辦法嗎?”

陳城主兩手一攤,拿起一塊肉,說道:

“我不知道了,不如你說說?”

葉凡思索了一會兒,道:“暫時想不出來。”

陳城主啃肉,嘴角流油,說道:

“葉宗主,現在外麵都在傳,你們北鬥宗是寧舊澗推出來的一個宗門,不知葉宗主有何感想啊?”

葉凡很隨意的說道:“嘴長在彆人身上,他們愛怎麼說是他們的事,與我無關,何必給自己增添煩惱呢。”

“哈哈哈,葉宗主說的是。”陳城主笑了笑,說道:“那北鬥宗真正的靠山是誰呢?”

葉凡眉頭一皺,說道:“陳城主還真直接,都不旁敲側擊一下。城主是大智慧之人,難道你也覺得我們背後有靠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