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城主喝一口酒,說道:“你們的崛起太強勢、太快、你可知洪門?”

“聽說過。”

他繼續說道:“武道世界每天都有宗門成立和滅亡,但崛起這麼快的,目前南方有北鬥宗,北方有洪門,洪門在海外屬於大宗門,但在國內從零開始,你們的崛起很強勢,拉攏周圍人才、滅掉周圍宗門,取而代之,洪門則是較為溫和,跟我們九下宗打好關係,一步一步上來,我們也有意扶持。”

葉凡喝一碗酒,問道:

“陳城主跟我說這些,話裡有話啊,我還是比較喜歡你直接點。”

陳城主笑了笑,說道:

“你們的方法太極端,你是個有潛力的武者,就如你所說,你們宗門強者極少,麵對任何一個九下宗都壓力很大,為何不選擇溫和點的方式呢?其實我們萬朝城還是很樂意跟你們有往來的,有機會,我把洪門負責人介紹給你認識認識。”

楚明月聽到洪門,想要說話,被葉凡攔住了。

“多謝陳城主,不知道陳城主想跟我做什麼交易呢?我還挺感興趣的,我們也想溫和發展,隻要彆人不來招惹我們,我們也不會主動去招惹彆人。”

陳城主的到來,引起不少人的注意。

監視北鬥宗諸人的各個宗門紛紛彙報給各自宗門長輩,不少人開始有了議論。

此刻的南山宗、長甘宗以及天涯淵三個宗門的長輩待在一起,共同商議明天比武一起對抗北鬥宗葉玄之事。

突然接到萬朝城城主會見北鬥宗之事,很是詫異。

“陳恒銘親自去見了北鬥宗諸人,這萬朝城想要做什麼?”高芝蘭眉頭一皺,充滿不解,說道:

“北鬥宗和我們之間的恩怨眾所周知,陳恒銘在這個時候公然去見北鬥宗,這是要公然站在我們的對立麵嗎?”

長甘宗高國豪摸了摸下巴,感受著身上的傷勢傳來的劇痛,說道:

“陳城主在應天大街幫了我們,現在卻出現在北鬥宗麵前,他的行為很詭異,難不成想要為了北鬥宗和我們為敵?”

天涯淵的一位老頭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葉玄表現出來的戰鬥力確實驚人,如果能夠將他拉入萬朝城,確實是個不錯的選擇,可這樣的強者,北鬥宗肯定不會同意的,我有點奇怪,不是說北鬥宗宗主親自帶隊嗎?為何未曾見宗主出麵?”

大家突然意識到這個問題。

一直都有所遺漏。

北鬥宗宗主不曾出麵,在場的人誰都冇見過,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奇怪的事情。

南山宗的已經老者說道:“剛剛收到訊息,四長老饒偉兆已經率人去攻打北鬥宗,關於北鬥宗宗主親自率人來萬朝城,可能是他們特意捏造出來的。”

“有這個可能!”高芝蘭點頭,道:“徐長老,你認為陳恒銘此舉寓意何為?”

老者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目前我們三個宗門已經和北鬥宗的恩怨放在明麵上,陳城主還公然去找北鬥宗,這件事確實蹊蹺,身為一城之主,身份尊貴,卻屈尊前往,北鬥宗不過剛剛成立,要說能拿得出手的也就是葉玄的戰力,估計真的是為了葉玄而去。”

“陳城主惜才,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如果真的把葉玄挖走,對我們來說也是一件好事,冇有了葉玄,滅殺其餘北鬥宗之人對於我們來說簡直易如反掌。”

這時!王天峰開口了,說道:

“就算有葉玄又如何,咱們這麼多人難道還對付不了一個葉玄嗎?不就是一個陣法而已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