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狠狠踩下!

哢嚓!

骨頭斷裂。

“啊……”

痛苦的哀嚎傳來,撕心裂肺的痛苦傳遍全身。

“我老婆就是醫館,我老婆孩子現在生死未卜,你說我下手重?”霍天南憤怒的吼,雙眼冒著星火,幾乎要殺人,道:

“我當然知道你不知情,若是你指使的,你覺得我會來這裡嗎?我會直接殺進你的老巢,躺在地上的人就是你。”

李九嘴角抽搐,一時不知該說什麼。

他也冇想到這幫傢夥居然如此膽大包天,對霍天南的老婆孩子動手。

誰都知道霍天南老來得子,對老婆孩子極為看重。

看向被羅永朝拎著的王大虎,說道:

“把他帶過來。”

兩個人走過去。

攔截在王大虎麵前的四個壯漢並冇有讓開,而是看向霍天南,隻見霍天南擺了擺手,他們才讓開。

兩人拖著麵目全非的王大虎來到李九麵前。

王大龍急忙跟過去,看到李九,哀求道:

“九爺,九爺,求求你放過我弟弟一次吧!”

“九爺,我們兄弟倆向來對你忠心耿耿,你就饒了他一次吧。”

他不停的跪下磕頭。

九爺卻一言不發,眼眸冰冷的看著不成人形的王大虎,伸手向旁邊的兄弟,那位兄弟遞過來一根鐵棍。

他抬手,舉起鐵棍。

猛然一砸!

呯!

王大虎的腦袋直接被打爛,腦漿濺出來。

死了!

“啊……阿虎……”

王大龍嘶喊著。

旁邊的人都麵不改色。

似乎已經習以為常。

在道上混的人,時刻麵臨危險,這種血腥場麵也是常見。

以前跟霍天南混的時候,不少人就有過這樣的經曆。

李九將手中的鐵棍丟下,看向霍天南,道:

“霍總,可滿意?”

“不滿意!”霍天南毫不猶豫的說道:

“傷我老婆孩子的不止他一人,這些人都有參加。”

李九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他是主謀,我解決了,這些人也都傷的不成人型,希望霍總留他們一條生路,關於醫館內的一切賠償,我按照你說的來。”

說到這裡,目光看向葉凡。

一切皆因他而起。

兩人之間還有一場約戰未完成。

他的人也已經找到,時間到了,必須要解決掉此人。

霍天南搖了搖頭,喝一口酒,說道:

“他不是主謀。那個纔是主謀!”

指著那邊不省人事的林耀北。

李九等人看過去。

“這是誰?”

林耀北已經被打得麵目全非,認都認不出來。

霍天南淡淡說道:“林家林耀北。李九,你們最近似乎跟林家走得很近啊。”

“林耀北……”李九嘴角抽搐。

關於林耀北這個人他還是瞭解一點的。

人稱林瘋狗!

做事瘋狂,有時候就是不計後果。

終於付出代價了。

霍家和林家終成死敵。

這就是導火線。

“霍總,我們和林家也隻是正常的生意往來。”

林家經濟背景雄厚,甚至隱約超過霍家,三大家族中,霍家可以說是經濟實力最靠後的,但誰都不敢輕易招惹霍家。

那是因為霍天南是道上起家的,很多道上的兄弟,隱藏在黑暗中的那些關係,讓其他兩家都非常忌憚。

連李九身為道上的一方大佬都不敢招惹,他也摸不透霍天南的道上背景究竟有多強。

霍天南笑了笑,說道:

“李九,我放過這些人也可以,但你給幫我做一件事。”

李九說道:“你說!”

“你幫我去買一副棺材過來。”

“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