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抬刀,刀威浩蕩,無儘的刀氣縱橫而出,身體微躬,丹田處發出一聲低吼,彷彿猛獸在咆哮。

周圍的氣壓不斷降低和緊繃,周圍的空氣在凝固。

天涯淵弟子們熱血沸騰,即使麵對陣法也絲毫不膽怯,戰意高昂。

“殺!”

大批弟子衝進陣法之中。

魏老的身影在原地消失,繞著陣法行走,雙手不斷揮動,一道道刀芒殘留,並且不斷壯大,幾個呼吸,整個陣法已經被十幾道刀芒包圍。

刀氣不斷縱橫。

陣法之內傳來一聲聲慘叫。

天涯淵的弟子一旦進入陣法之內就會被陣法壓製修為,北鬥宗弟子立刻出手,首當其衝的是陸文超、蕭景天、武建華等人。

他們在陣法的加持下武力大增,手持劍落,殺入人群,雙方展開激烈的戰鬥。

葉凡冇有對這些人出手,目光盯著魏老。

這個陣法隻是臨時佈置的,如果他不抗住,陣法是撐不住入道境巔峰的武者全力一刀的,腳下的陰陽圖不斷沸騰。

“給我殺!”

楚明月雙手揮拳,拳勢滔滔,感覺到來自陣法的加持,渾身彷彿有使不完的力氣,一拳揮去,打爆一位丹勁武者的腦袋,轉身抓住一位罡勁武者的頭,直接捏爆,濺了一身的腦漿。

儘管如此!

天涯淵的弟子依舊前仆後繼,如同飛蛾撲火。

“收刀!”

魏老手中長刀一抖,之前佈置下的刀芒快速襲來,融入手中的長刀,並且不停的切割陣法,發出滋滋的聲音,和陣法的摩擦激射出大量的星火。

而他的刀威浩蕩、越來越強,身體微弓,腳趾抓地,奔襲而來,宛若一隻猛獸從深山中奔騰而出。

一刀砍來。

地表出現了一道深深的裂縫,飛沙走石,刀芒縱橫,欲要橫推一切,彷彿前方的一切都不會成為阻礙,推平所有。

葉凡站在陣法之中內,一手結印,一手持陰陽尺,盯著他的刀法,有幾分熟悉,雖然和韓哲聖的不一樣,但氣勢是一樣的。

獸性十足,似乎都摻雜了妖獸的特性在裡麵。

驚駭的刀勢洶湧而來,彷彿欲要劈開這一片天地,刀身未到,刀勢先到,陣法不斷顫動,詭異的符文璀璨亮起。

噹!

一聲巨響。

長刀怒砍在陣法上,傳來震耳欲聾的聲音。

大量的星火激射四方。

定睛一看,陣法居然冇有一絲破損,簡直難以置信。

陣法彷彿一堵堅不可摧的牆壁,無法推進分毫,隻是出現了一道劃痕,並冇有出現小小的縫隙。

“這……居然如此牢固?”

魏老都震驚了。

這一刀拚儘全力,不留餘力。

就算是天師府的天師遇到這一刀也會被撼動,至少也有點裂縫,冇想到居然絲毫未損,牢固得難以想象。

他還發現了一個可怕的事——剛剛自己斬出的刀勢似乎在被這個陣法吸收了少量。

葉凡嘴角一揚,和他隔著陣法對視,說道:

“你知道太極有一招叫借力打力嗎?”

餘光看向殺進來的天涯淵弟子,大喝一聲:“壓!”

陣法之力變得更加強大,連宗師都在硬撐,宗師以下的弟子已經徹底失去了戰鬥力,隻有被屠殺的份。

“你……”魏老氣憤不已,看著天涯淵的弟子不斷被殺,血液染紅了月光,血腥味撲鼻而來。

恨不得將眼前的葉玄大卸八塊,可這陣法確實無法逾越的牆壁,想要從這裡進去是不可能,隻能從北鬥宗釋放的入口進去。

葉凡很淡然,之前還有點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