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驚天,你怎麼來這兒了?給我回去,保護好毛大師。”

有專門的幾個人保護毛蛋。

毛蛋作為控陣人,他的戰力其實不強,隻是在術法方麵有很強的實力,一旦被武者近身就會很危險。

他們都早已有了安排。

陣法入口堆滿屍體,血流成河,聲聲慘叫冠絕於耳,一具具屍體倒下,鮮血彙聚成河流淌出來。

“魏老,我入陣!”

站在陣法之外的青年手持一把長槍,聽到身後不斷傳來慘叫聲,他想破陣。

“無需你入陣,我來!”

一道身影衝過來。

那是一位五十多歲模樣的男子,猛然拍來一掌,掀起一陣颶風、橫推一切,強勢無匹。

又是一位陸地神仙級彆的高手。

他直奔陣法!

葉凡的眼眸微動,手中劍芒瞬間炸裂,劍氣激盪狂暴、冇有任何的猶豫。

一劍斬去!

劍光耀天、劍芒縱橫、無儘的殺芒切斷空間、速度快到極點,這一劍瞬息而至。

奔向揮掌而來的陸地神仙武者。

魏老和高芝蘭、青年陸地神仙幾乎在同一時間發動了,就是要阻止他這一劍。

魏老狂刀劈來,刀勢洶湧,澎湃怒砍,欲要劈開天地。

高芝蘭揮動利劍,劍芒驚駭、拚儘全力、滿身的殺意瀰漫四周,劃出一道裂痕,腳下青磚不斷炸裂。

青年手持長槍、直搗而來,強勢的槍芒似乎化作一條巨蟒,吞噬而來。

三位入道境同時出手,不可謂不強!

觀戰的人都驚呆了。

很多人從未見過這種級彆的戰鬥。

周圍的地表都在劇烈震盪,彷彿發生了地震。

鏘鏘鏘……

狂刀、利劍、長槍揮出的殺芒終於和葉凡的劍芒碰撞了,刺耳的金屬撞擊聲傳來,激射出海量星火。

空氣被掀起一層層漣漪,激盪起層層巨浪,宛若深海狂嘯。

然而讓他們吃驚的是,他們的刀芒、劍芒、槍芒居然在消散,殺勢被破,無法阻攔葉凡的強勢劍芒。

頓時麵色凝重。

呯!

清脆的聲響。

淩厲的劍芒幾乎要刺在那位揮掌的陸地神仙,他的手掌猛然拍在這一道劍芒之上,直接拍歪,整個人也連連後退好幾步。

“你……你到底多強?”

魏老開口問道。

一身殺意未減,但他對眼前之人的修為極為好奇。

其他人也都充滿好奇。

葉凡目光掃視四位陸地神仙,說道:

“打探彆的之前是不是應該說一下自己的情況啊?”

魏老說道:“入道境巔峰。”

高芝蘭想要說話,葉凡搶先,看向青年和那位男子,說道:

“你們什麼修為我看得出來,你們幾位很是眼生啊,是不是應該自我介紹一下。”

魏老說道:“天涯淵,魏楚!”

高芝蘭說道:“南山宗,高芝蘭。”

青年說道:“長甘宗,萬天工。”

葉凡恍然,打量了他一下,說道:

“你就是長甘宗年輕一輩的傑出弟子萬天工?據說你的師父是第一槍王,你的槍法不錯,有幾分神韻。”

看向最後一位,道:“你呢?”

“南山宗,徐宏偉!”

葉凡點了點頭,掃視四人,嘴角露出邪笑,說道:

“你們應該都是各自宗門的帶隊之人,也就是說來萬朝城的這些人裡,你們是最強的,兩個入道境巔峰、兩個入道境初期。”

“入道境號稱陸地神仙,陸地之上無敵,是這麼說吧?今日我就要斬四位神仙,你們一起來吧。”

回頭,看向陣法之內,看到北鬥宗弟子浴血奮戰、幾乎每一個人身上都沾滿了鮮血,殺紅了眼,處在癲狂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