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陣法的壓製依舊強勢,毛蛋師兄果然冇讓他失望。

“封閉陣法,屠儘傻狗!”

大喊一聲!

毛蛋快速結印,封閉陣法入口。

徐宏偉眼眸一凝,還是不信邪,運轉體內勁氣、渾身肌肉盤紮起來,引動周圍的天地之力,直接撥出一掌。

掌勢極強、周圍的建築直接被掀飛,聲勢浩大如深海狂嘯。

猛然拍在陣法之上。

啪!

如同拍打在堅硬的牆壁上,打得手掌發麻,傳來巨響,陣法晃動,封印亮起,詭異符文不停閃爍照耀。

而他也被反彈,連連退後十幾步。

麵色凝重。

“這……難道是天師府的天師?”

似乎感覺到有些相似。

葉凡並未說話,不過這徐宏偉居然能感覺得出來跟天師府的手段有些像,毛蛋師兄也算是從天師府走出來的。

手法自然是有些相似。

其他人大驚。

“徐長老,你確定是天師府的手法?”高芝蘭詫異的問道。

徐宏偉眉頭微皺,說道:

“我曾和天師府的天師交過手,不能百分百確定,但有五六分像。”

轉身,麵對葉凡,說道:

“我來這裡前,剛剛得到訊息,饒偉兆已經帶人殺去北鬥宗,同樣遇到天師府的天師,據說站出來的是幾位年輕的道士,不過饒偉兆猜測應該是天師在背後主掌北鬥宗的護宗大陣,葉玄,你們北鬥宗的靠山應該就是天師府吧?”

葉凡有些懵。

怎麼就扯到天師府頭上了。

而且那些術法者怎麼這麼輕易就站出來了。

想想似乎他們說的還挺有道理的。

乾脆就把這個鍋甩給天師府吧。

表現出秘密被髮現的緊張感和不知所措,道:

“哼,就算被你們猜到又如何,我們天師府雖然不在九下宗之列,可實力在你們之上,如果你們乖乖收手,我們就當不認識,如果你們執意要打,就算我們戰死在這裡,日後你們也會遭受到天師府的瘋狂報複。”

“天師府是華夏第一大術法宗門,跟不少強大宗門有合作,你們最好想清楚再動手,還有,魏楚,你的聖龍木交給我,我對今夜之事既往不咎,也不會上報天師府。”

九下宗的實力雖然不比天師府,但天師府若是知道葉凡直接甩鍋天師府,估計要氣死,鬼知道葉凡還會招惹到多少個九下宗。

目前已經有三個九下宗的人和葉凡成為生死大敵。

三個九下宗,四位陸地神仙將葉凡圍住,魏楚在前,萬天工和高芝蘭在後,徐宏偉在旁,四人夾擊。

即使如此,葉凡依舊不慌。

他的這番話說出來,四位陸地神仙卻有些擔憂。

他們深知天師府不好惹,底蘊比他們還要深,更主要的是天師府和三仙門也有往來,他們寧願招惹六上宗也不願惹天師府。

可,現在已經是箭在弦上,這個時候退縮隻會被北鬥宗永遠騎在頭上。

高芝蘭更不能原諒北鬥宗,殺兒之仇深似海,說道:

“徐長老,魏老,我們已經殺了不少北鬥宗的人,就算北鬥宗是天師府推出來的宗門,也已經得罪了,眼前這位葉玄實力超群,日後一旦成長起來,畢竟是我們的噩夢,絕對不可放過。”

“天師府固然很強,但應該還不至於滅掉咱們南山宗,畢竟他殺我兒在先。”

徐宏偉點了點頭,說道:“事已至此,葉玄必須死,饒偉兆已經殺進北鬥宗,就算我們這邊什麼都不做,但那邊肯定已經行動,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多殺一個賺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