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棺材!”

李九雖然不知道他要棺材做什麼,但馬上吩咐旁邊的小弟去買,說道:

“霍總,你要這棺材做什麼?”

霍天南冇有回答他,看向葉凡,說道:

“葉醫生,你能不能讓林耀北下半輩子永遠躺在病床上,但我要他活著,我要他的意識是清醒的。”

葉凡馬上會意。

霍天南這招不可謂不狠。

讓你活著,又讓你永遠當個廢人。

這種精神上的折磨纔是最可怕的。

生不如死!

想死都不能。

“冇問題!”

葉凡馬上走過去,拿出銀針。

李九在旁邊看著,脊梁骨發冷。

他雖是道上的一方大佬,但手段卻仍然不及霍天南殘忍,而且無懼林家。

確實是個狠人。

冇多久。

一個棺材被扛進來了。

“完成了,神仙也救不了他!”

葉凡回到霍天南的身邊,抿一口小酒。

霍天南一口悶了杯中酒,說道:

“把他扔進棺材裡。”

兩個人抬起來,丟進棺材。

霍天南看向李九,說道:“想要我放過你的這些弟兄,把這個棺材送到林家彆墅大院。”

李九愣住了。

這件事本來就和他無關,一旦他送棺材過去。

就算是無關也變得有關了。

林家人纔不會相信。

畢竟李九正在洗白的階段,而和他合作最密切的是霍天南,兩人的關係眾所周知。

霍天南這是要徹底斷了他和林家的合作。

霍天南敲了敲桌子,調酒師再給他一杯酒,他小抿一口,說道:

“李九,你是不打算要你這些兄弟的命了?”

李九沉默了好一會兒,咬牙,道:“我送!”

霍天南隨意說道:“禿鷲,到時候你給發個訊息。”

禿鷲一直在,不曾說話。

“是!”

霍天南看向身邊的人,說道:

“諸位,我老婆孩子危在旦夕,不能陪你們宿醉,理解一下。不過今晚,你們儘情玩,所有消費我來買單。”

“下次咱們再聚,我做東,咱們不醉不歸。”

老婆孩子剛從鬼門關回來,他哪還有心思喝酒。

其他人也都非常理解。

第一次見到霍老大這麼生氣,可想而知,霍老大的怒火多大。

“霍老大,嫂子一定會好起來的,我們下次再聚,帶上嫂子一起。”

“霍老大,若是林家還是李九再想找您麻煩,你知會一聲,我們一定到位。”

“霍老大,你先忙,不用管我們……”

大家都理解,不挽留。

霍天南看向葉凡,說道:“葉醫生,你還有事嗎?我們回去?”

兩人走出酒吧。

葉凡說道:“霍總,你先去吧,我要去楚家彆墅一趟。”

“行,我的車給你,我自己打車回去,那我就不跟你去了,我得去看看老婆孩子。”霍天南實在擔心,迫切想看老婆孩子的情況,說道:

“醫館,我明天找人過來重新弄好,當然,這筆費用以及相應的賠償,由李九和林家出,我負責要。”

葉凡直奔楚家彆墅。

當初他破壞那個風水大陣時,留下了一些東西,那邊一旦有人動,他就有感應。

開著霍總的車,直奔而去。

很快來到楚家彆墅,大門有四個壯漢守著。

看到他的到來,壯漢直接攔截。

“你是何人?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葉凡抬頭看向天空,繁星點點,隻有楚家彆墅的正上空烏雲密佈,一顆星星都看不到,更能感覺到一股煞氣在瀰漫。

裡麵正有風水師在做法,試圖修複之前的風水大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