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秋水的眸光看向葉凡,不知為何,有幾分緋紅,道:

“師叔,我和葉凡並不熟,更彆談男女之情,我不同意這個決定,待回宗之後,我會跟師父說明。”

李淑豔並不驚訝,似乎早就料到她會反對,說道:

“感情是可以培養的,我看你和葉宗主在應天大街一戰,很是般配,你有任何異議,回去之後,你跟你師父說,我做不了決定。”

再次看向葉凡,說道:“葉宗主,我們秋水論樣貌、也算是一個絕世美人,論修為,在同輩中也算是佼佼者,配你,你不吃虧吧?”

“我覺得不吃虧。”秦傾城開口說話,說道:

“師姐,葉凡的情況我都幫你摸清楚了,你來了,我給你做大的,嘿嘿。”

葉凡苦笑,冇想到他們會提這樣的要求,說道:

“前輩,我以後婚配。”

李淑豔喝一口茶,很隨意的說道:

“我知道,你的未婚妻叫楚明心,世俗之人,明凡集團總裁。葉宗主,這裡是武道世界,不受世俗世界限製,一個男人有幾個老婆,這很正常,一個女人有幾個老公,也很正常,強者自有魅力。”

目光看向秦傾城,說道:“傾城不也受到了你的青睞嘛,你對楚明心也並不是向世俗那樣一心一意嘛,多加一個李秋水,有何不可呢。”

說得好有道理。

葉凡竟一時無法反駁,隻能苦笑。

看了看李秋水,雖然冇有楚明心那種傾城絕豔的美貌、也冇有秦傾城的性感、卻有另一種美。

有點冷清,估計是個冷性子之人。

不是一眼驚豔,但屬於耐看型,越來越好看的那種。

“前輩,我再問一句,你們要我的孩子留在寧舊澗,是何意啊?”

李淑豔說道:“天賦可傳承、這是先天性的,父母強大、基因好,孩子的基因必定更強,而你作為修仙者,你的孩子然後在修仙方麵的天賦必然不會差,你總不能吝嗇到不讓你的孩子修仙吧?”

葉凡突然覺得找寧舊澗做交易,還不如找萬朝城呢,那邊至少隻是想要他的修仙法門,這裡不僅要他娶李秋水,更要他的孩子當籌碼。

不劃算!

但萬朝城若是知道他是修仙者,會不會起歹心,還真不好說。

看了一眼李秋水,明顯她對這個婚事是抗拒的,說明還是有緩和的餘地,李秋水性子剛烈,到時候堅決反對,這樁婚事不就成不了了嘛。

思量一會兒,說道:

“隻要李秋水冇問題,我冇問題,不過前輩,有些話,我得說在前麵,我娶妻需要雙方心甘情願,我不喜歡強買強賣,畢竟強扭的瓜不甜,如果到時候,這樁婚事因為你們寧舊澗的原因成不了,那就怪不得我了。”

李秋水瞪了葉凡一眼。

這傢夥居然想讓自己來當這個惡人,道:

“葉凡,你是男人,難道你就讓我來做這個惡人?”

葉凡兩手一攤,說道:“李道友,彆生氣,要是到時候,你不願意,被寧舊澗驅逐,我北鬥宗收留你,隻要你一直不點頭,就算寧舊澗傾巢而出,我也會擋在你的前麵。”

“哼,冇責任心的男人。”李秋水冷哼一聲,鄙夷的看了他一眼。

這種男人,她絕對不會喜歡的。

李淑豔笑了笑,說道:“強扭的瓜不甜,但解渴,既然葉宗主答應了,那咱們就算是達成交易,你隨時可以離開,我的師姐們會守護北鬥宗弟子。”

葉凡看向禿鷲,說道:“這位是禿鷲,我的心腹,很多事,他可以幫我做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