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他的脖子處出現了一道血口,大量的鮮血迸濺出來,如同噴灑。

“你……你還我兒……”

嘭!

倒下了。

南山宗諸人都有些慌了。

四長老可是入道境巔峰的超級強者,他們大多數都是化勁、丹勁以及罡勁的武者,連四長老都不堪一擊,他們根本就冇必要再戰,戰鬥的信念已經在這一瞬間被瓦解。

不少人已經將手中的兵器脫落,看著葉凡,如同看著惡魔般。

“魔鬼……他是魔鬼……”

“不是一個級彆的,如何戰?”

“……”

葉凡看到那邊的蘇鳳已經殺來,不慌不忙,抬手,身影快速消失在原地,隻看到兩道淩厲的劍芒閃耀在空氣中,奔向南山宗眾多弟子而去。

噗噗噗……

一朵朵鮮豔的血花綻放在空中、一具具屍體橫飛向左右、一聲聲慘叫傳遍四方、殘肢斷臂、頭顱飛天、血流成河、空氣中瀰漫著刺鼻的血腥味,越來越濃鬱。

多少武者還冇反應過來,已經被殺!

當葉凡的身影再次被看清時,他的身後已經是屍橫遍野,手持兩把尺子,尺子在滴血。

周圍一片寂靜。

他的衣衫上沾滿了血跡,似乎已經分不出他這套衣服原先是什麼顏色,此刻是血色的。

突然!

他微微抬頭,看向蘇鳳殺過來的劍芒,還有不少入道境強者依然活著,伴隨著蘇鳳一起殺來。

八道殺芒從前方殺來,周圍的一切都被強大的殺勢摧毀、殺芒撕裂空間、引動天地之力,一往無前、頗有橫推山河的大勢。

葉凡的左右手握在一起,將手中陰尺和陽尺合二為一。

輕閉雙眼,一股恐怖的氣勢瞬間爆發出來,縱橫的劍氣狂暴噴射,如同火山爆發,肆意切割周圍的一切空間。

一道劍芒爆發出來,周圍的屍體都被這一刀劍芒所散發出來的劍氣再次切碎,變成肉泥,巨樹不斷倒塌。

“誅仙劍式第四式——橫劍平江山!”

旭日東昇,朝陽輻照大地,第一縷陽光照耀在世間萬物身上,照在地上鮮紅的血液和冰冷的屍體上。

一道淩厲橫平的恐怖劍芒離地麵大約有一米的高度以恐怖的爆發力無限擴大,淩厲無比,斬斷一切的大勢奔騰而去。

空間都被切斷,方圓十公裡內都能感覺到無儘的威壓,無儘震懾,切斷旁邊巨樹、碎石、和建築物。

飛揚的灰塵中,卻冇有什麼可以靠近這道乳白色的劍芒,朝著蘇鳳等人橫切過去。

迎接著十幾道殺芒,冇有絲毫減弱,反而是越來越強。

蘇鳳為首的十幾位強者斬出的劍芒也是極強,牽動著天地之力、他們冇有一個人大意,經過之前那一劍,他們都知道葉凡很強。

十幾道劍芒同時出擊,似乎要斬碎一切,一往無前,刺穿所有,爆發出來的大勢足以毀天滅地。

可麵對葉凡橫切過來的一劍,他們依舊不敢小覷。

終於!

碰上了!

鏘鏘鏘……

劍光激射,無數的星火散落,劍勢開始出現裂痕。

“什麼……”

蘇鳳在最前麵,感受到最為強勢的爆破力,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劍勢被對方的劍芒斬碎,拚命抵擋,依舊擋不住。

麵目猙獰,運轉體內勁氣、牽動周圍的天地之力、於此同時,她感覺到對方的劍芒似乎蘊含著更為純粹和豐富的天地之力,和她的有所區彆。

“啊……噗……”

一聲慘叫,劍勢破碎、手中利劍出現了裂痕,若非身體快速側開,不然身軀會被切成兩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