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是避開了,可她背後的人就冇那麼幸運了。

噗噗噗……

鮮血飆射的聲音、伴隨著一道道慘叫聲、十幾位入道境和宗師的身軀被這一道恐怖的劍芒切成兩段。

大量的血液橫流、一個個瞪大雙眼,難以置信。

他們如同山海般的大勢居然抵擋不住這一劍的強勢,劍勢破碎、毫無抵抗力。

“不……”

慘叫連連。

葉凡的身影伴隨著利劍殺芒而來,身上被濺了一身血,但他絲毫不在意,眼眸如刀,泛著紅絲,如同殺神。

轉頭看向橫飛的蘇鳳,提尺殺去,速度之快,冇有人看得清。

蘇鳳感覺到死亡即將來臨,而身在半空中橫飛,並無支撐點,依然頑強的揮動手中利劍,咬緊牙關,劍氣激盪而出。

呯!

她的劍勢被葉凡的陰陽尺挑破,手中本就有裂痕的利劍斷了。

噗!

陰陽尺刺入她的腹部,尺子有點短,並未刺穿,不過大量的血液順著尺子,流到葉凡的手上來。

這動作行雲流水、片刻之間便已完成。

“你……竟然是地仙……”蘇鳳難以置信的看著葉凡、忍不住吐了一口血,咬緊牙關,儘量忍住。

葉凡盯著她,殺意絲毫不掩飾,說道:

“因為你,我北鬥宗死了不少人,我不會讓你這麼輕易死的。”

抽出陰陽尺、手往腰間一抹、指間出現了寒芒、快速在蘇鳳的身上拍打,一枚枚銀針紮進穴位。

弄得蘇鳳難受無比,麵目猙獰,趕緊渾身使不上勁,丹田被封、無法運氣。

“你對我做了什麼?”

葉凡並未理會她,看向四周圍觀的人們,說道:

“南山宗的人,給我聽著,今日,我再扣你們南山宗一人,這是你們應該付出的代價,另外我再告訴你們,你們派去萬朝城想要殺我北鬥宗弟子的人也被殺了不少,其中就有高芝蘭和徐宏偉兩位陸地神仙。”

“你們還有多少陸地神仙就派來了,地仙境武者,我也能接受,我葉凡不想惹事,但也不怕事,隻要你們敢來,我就讓你們有來無回。”

直接對南山宗放話。

就算是其他九下宗也不敢這樣公然叫板。

圍觀的人都議論紛紛。

北鬥宗眾人激動不已。

地仙境蘇鳳也不是宗主的對手,自己的宗主究竟有多強,他們充滿崇拜,激動不已。

葉凡提著蘇鳳,縱身一躍,進入宗門之內,一臉嚴肅,說道:

“司羅護法,這人交給你,關起來。先把她身上的寶物拿出來,充公。”

司羅斷了一條手臂,走過來,說道:“是,宗主!”

之前他還有些擔心,現在看到宗主的實力,心裡隻有佩服和敬仰。

葉凡看了一眼死在眼前的北鬥宗弟子的屍體,說道:

“好好安葬,大家也不必那麼悲傷,武者看淡生死,這是常識,你們不想被殺,就要變得更強,咱們宗門的靈藥、靈丹可從來都不留的,都分給大家使用,你們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提升修為。”

看向外麵,說道:“日後,咱們一起殺上南山宗,踏平南山宗。”

“這裡交給你們處理,我去找一下褚良天師。”

褚良一直站在宗門內部觀戰,雖然知道葉凡會很強,但冇想到會這麼強,越來越覺得天師府送人來這邊修行是正確的決定。

“葉宗主英勇神武,擒住地仙境蘇鳳,可喜可賀啊!”褚良抱拳,笑嗬嗬的說道。

葉凡看了一眼他身邊的餘美茜,說道:

“褚天師,我覺得我們的條件應該重新談談。”-